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穿越架空 > 一世葬,生死入骨
连载中

《一世葬,生死入骨》

作者: 蓝晓幽未认证
一世葬,生死入骨小说

作品授权:红薯网

分享

  • 授权: 红薯网
  • 分类:穿越架空
  • 字数:221万
  • 更新时间:2018-09-13

江湖,是江湖人的葬身地。 他本想与她相守一生,无奈早已注定阴阳永隔,这是皇甫风的悲哀。 他本是风流公子,只想好好爱一个女人,却在拜堂之时牵扯出两代的恩怨情仇,这是皇甫云的悲哀。 他本是天真无邪的少年,与女扮男装的少女日久生情,却发现她竟是魔...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爱情 虐恋 红颜 天涯 女扮男装 女人

查看全部章节

《一世葬,生死入骨》正文内容

第1章 楔子

随着三大魔宫的烟消云散,江湖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

很快,一场新的杀戮,便席卷而来,比起三大魔宫的兴风作浪,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如果那时的江湖,尚还有一些名门正派维护,那么现在,这江湖便是人人自危,顾暇不及。

新的乱世江湖掀起了一场新的血雨腥风,这全都是那个被称作“鬼皇”的少年一手造成的。

凡是他想要挑战的高手,无一生还,凡是他想要灭门的帮派,无一尚存。

曾经,还有一座桃花山庄可以庇护,现在,却只有各大佛寺还愿意收留这些逃难的人,远在入云山的玄真寺,亦是其中之一。

入云山下,少年仰头望去,一座融入云霄的山峰,被云雾缭绕,亦真亦幻。一座巨大的金色佛像,镶嵌在山峰中央,恍惚之间,像是真正在仙境的圣佛,心存慈悲的望着芸芸众生。

缭绕之间,一个身着与云雾融为一体的白色僧衣的和尚,正坐在巨大佛像的手心之中,盘膝而坐,双目轻闭,手中持珠。

少年嘴角勾起一丝轻蔑的笑意,顺着磨损破旧却沉淀出让人心安的石阶,一直走到了佛像中央的边缘,微微一跃,便身轻如燕的立在斜出云霄的尖锐峭壁上。

“你来了。”

“你知我是谁?”

“如今天底下血腥气这般重的,只有鬼皇一人。”

和尚睁开双眼,叫人惊讶的是,他有一双看似风流的桃花眼,那眼中却没有半点风情,只有慈悲之中却夹杂着看透一切的平静。

少年没想到,玄真寺的和尚,竟也有如此俊美神秘的高人。

而和尚看到眼前杀人无数的邪魔少年,既不惊讶,也不恐惧,对于一个掀起一场江湖波澜的妖魔,竟然只是一个少年,一点也不感到惊奇。

“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是鬼皇,还可以笑着看我的人。”少年很惊讶,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别人眼中的恐惧和惊慌。

和尚依然温润如玉的笑着:“我是第一个,却不会是唯一的一个。”

“你把云不知交出来,我可以不扰你清修!”

和尚笑着打量了少年一番,他立在俏峰一脚,冷面如修罗,笑面如莲花,双眉细而高挑,双眼媚而狭长,长发飞散及腰,面带不屑,一刹那,和尚忽然好像看到了十多年前的自己。

和尚的脑海里忽然闪过这十多年都不曾出现过的画面,那一抹慌乱被他平静的闭上眼睛遮掩了过去:“凡是留在玄真寺的人,断尘都要保其安然!”

“原来你就是断尘,那个最快了却红尘、取得佛缘、修得至上佛法的高僧!但我不管你是谁,杀了云不知,我就可以继续挑战武功排行榜上的高手,我当然可以直接杀了排名天下第一的胜蓬莱仙医,但是排名第七的云不知不死,便违背了我的挑战原则。”

“你想做天下第一,可是做了天下第一,又能得到什么呢?”

“和尚都是假慈悲,该死的人,却偏偏庇护,该活着的人,却一个都救不了。”

断尘和尚似笑不语,依然不为所动。

“我知道我想杀的人都逃到了玄真寺,如今他们都躲在了你这座佛像的后面,你若是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杀。”

和尚终于站起身来,却没有离开佛像的手心,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里是玄真寺!”

少年一抹邪笑,只一掌过去,和尚耳畔边上便有一块金色箔片裂开脱落,坠入万丈云霄。

“这座佛身是天下所有百姓筹集的香火钱修建而成,就是为了得到玄真寺的保佑,如今你毁掉一分,就等于伤了几十个百姓的心,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少废话,交不交?”

和尚的笑容有些清冷起来,他转动着手上佛珠,依然不为所动:“施主,下山去吧,手上的血腥越多,就越难洗掉。”

少年凝眉一挑,飞身而来,逼得和尚退无可退,只得一边躲闪,一边寻得机会,重入佛像掌心,将少年逼退到山峰边上。

少年没想到和尚的身手不一般,眼中戾气更重了几分,他骈起二指,切断悬崖边上的一根比手指粗壮些的狭长尖锐的小石柱,用内力驱使,飞速朝和尚的心口刺去,和尚将内力聚于掌心,借力将这石柱击入云霄,却让人想不到的是,那石柱竟然又飞速而来。

和尚一边感叹少年的武功不可思议,一边将这石柱收于掌中,尔后轻轻敲打着手心,笑道:“世间万物,一草一木,皆有灵性,你断掉一根草木,一块石头,都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少年瞥了他一眼:“你以前用过的兵器,是扇子吧!”

和尚微微一愣,一时之间,竟然把一块长石当成了扇柄,不觉一阵好笑:“每一个出家人在皈依佛门之前,都有另外一个身份!”

少年瞥见和尚的手心,正流淌着鲜血,得意的笑道:“你不是我的对手,若你真想拼死守着佛像后面的云不知,我便成全你!”

少年步步紧逼,和尚却死守阵地,他知道自己不是鬼皇少年的对手,也知道自己一旦离开这座佛像,藏在佛像后面山洞里的云不知就会死,还有更多躲在里面的人都免不了一阵屠杀。

和尚立在佛像手心,足足守了三个时辰,少年感到惊讶,因为从未有人能与他对招超过三个时辰。

或许是佛像后面的人听到了动静,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佛像卷起岩石雕刻的莲花,忽然从墙壁脱离,直入半空,而整个佛身,只有一座铁桥支撑着。

但是佛像的脱离,也让和尚躲过了少年致命的一击。

只见一个背着长剑的中年男子缓缓从洞口走出,站在铁桥之上,此人正是少年想要挑战的云不知:“断尘大师,如果您因为保护我而死,我想我会愧疚一生!现在,我已经不想逃避了,我想通了,既然躲不过,就奋死一搏!为了我们云神教的名誉,为了守护我的教主,我愿意与鬼皇决一死战!”

“云大侠……”和尚的笑容终于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悲哀。

这一场决斗,是云不知自愿的,所以即便是断尘和尚,也无法阻止,这就是江湖侠士之间的决斗,这就是江湖规矩。

少年双手修长,指甲锋利,挥舞的时候像是舞姬柔嫩的双手在空中起舞,粉红的嘴角挂着不屑的微笑,杀人过后绝不沾染一滴血,直到云不知遍体鳞伤,最终寻求解脱坠下万丈深渊。

而那少年依然像是地狱修罗,满面杀机,紧追不舍,随着一道黑影在和尚眼前闪过,少年也跟着云不知一起消失在了烟雾之中。

原来,鬼皇有一个习惯,就是杀死这个人后,必定要取走他身上的一样东西,而云不知坠落悬崖,他还来不及取走他身上的东西。

就因为这样,便一起跳下万丈深渊,是多么可怕的人啊!

和尚无奈的摇了摇头,闭上了双眼,双手合十,喃喃而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终有一日,你会后悔的!”

三年后。

清湖绵延无尽,湖心孤立小亭,说是小亭,却只有四根又矮又短的石柱坐立在四个边角上,只有一座古朴的木桥可以通往。

微风拂面,阳光不浓不淡,湖面偶尔会泛起一点涟漪,这里无比清静,只有山清水秀,鸟语花香。

白衣和尚与三年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依然俊美脱俗,像是真正的圣佛历练人间,一个男人没有头发,还能如此迷人,着实少见。

和尚这一次没有打坐念经,而是坐在没有顶端的亭子中央,弹奏着一把古琴,琴声悠扬,虽然动听,但不知是不是和尚弹奏的缘故,总觉得这琴声也跟念经一般高深莫测。

断尘和尚似乎知晓一切,没有回头,也未睁眼,便知其人。

“你来了。”亦如三年前他第一次开口。

“你怎知是我?”少年亦如三年前相同的惊讶。

“来玄真寺,无论是求法还是避难之人,都会从正门请入,唯有你,总是凭空出现!”

少年走到和尚面前,勾起嘴角:“虽然这世上,最多的就是规矩,可我堂堂鬼皇,最不屑的就是规矩!”

和尚微笑着伸出手臂:“请坐!”

少年也盘膝而坐,他再一次出现在了玄真寺,只是这一次,他的性子虽然还是孤傲,容不下任何人,但是,他的眼睛里似乎没有了杀戮,也没有了欲望。三年,不长不短,但却能让一个人,有着如此的惊天变化。

少年看了一眼和尚方才弹奏的古琴,笑道:“你一个和尚,还会弹琴?”

“在我身上还有很多,是你不知道的!”

“我是第一次,对一个和尚感到好奇!”少年又看了看琴台上,居然放置着一个酒壶,两只酒杯:“出家人,还喝酒?”

“是为你准备的,我就知今日会有有缘人造访!”和尚拿起酒壶为少年倒了一杯酒,“恭喜你,终于得到天下第一这个称号了!”

少年冷笑了一下,那笑容有几分落寞,随后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你说对了,如今我已经是天下第一了,但却好像什么都没得到!我依然,还记得三年前,在那入云山峰的金色佛像上,你对我说过的话!”

和尚轻笑一声:“有所醒悟,这是好事!”

“我杀了那个天下人人敬仰的仙医,她叫冬琅,如果她不是天下第一,我不会杀她!”

听闻冬琅的名字,和尚的眼神有了一丝变化,那是悼念一种故人的悲哀:“那是她的命!”

“天下第一,如今看来,似乎没什么意义!我以为我本该兴奋,快乐,却不知道为何,我看到满城上下飘荡的白绫,却感到无限的空虚!”少年沉声道。

“仙医生前最爱白绫绸缎,故而她去世那日,全武林上下,家家户户,乃至朝廷,都挂满了白绫悼念,就连我这偏远的玄真寺,都在日夜为她诵念超度经文!”

少年苦笑一声:“你一个和尚,居然知道这么多江湖上的事!”

“我有时会离开玄真寺,四处游历,一边传授佛法,一边看尽世态炎凉!”和尚笑道。

少年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认真:“和尚,我知你是一个得道高僧,今日我来找你,正是因为我已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所以请你指点一二!”

“或许,你再去一趟胜蓬莱,仙医的住处,就会找到答案了!”

“和尚说话,总是答非所问吗?”少年似乎不太理解和尚的话,他自顾自的喝了一杯酒:“我,可以跟你一样出家吗?”

听闻杀人无数的鬼皇少年,如今想要出家,和尚似乎并不觉得惊讶:“佛渡有缘人,你虽是有缘人,可你却还未断尘,出家可以,只是时机未到!”

“那我应该做什么?”

“欠下的债,当还!”

“我杀人无数,无债可还!倒是我夺走之物,数不胜数!”

“那就把你所夺之物全部奉还,再来皈依佛门吧!”

少年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和尚面前的古琴,亲身上还有一只已被磨损不太清晰的凤凰,说道:“你弹奏的这把琴,看起来是女人弹奏的,又很破旧,我看和尚你也没有断尘吧!”

和尚看了一眼古琴,久久没有说话。

少年知道和尚弹奏的古琴一定大有来头,但也没有继续追问:“这世上存在于慈悲的和尚,就存在于以杀人为乐的邪魔,当我杀了统领武林上下的武林盟主,我很痛快,可当我杀了天下第一,取而代之,却再也不觉得痛快了!再无对手的日子,也许很寂寞!”

“现在的你,便是如此!即便出了家,也不会真正的解脱!”

“等我退出江湖,不知这江湖上,谁会成为新的天下第一,谁又会成为新的武林盟主!自我杀了上一任武林盟主以来,就再也没有人敢胜任了,据我所知,在武林盟主宝座上坐的最久的,也就只有十几年前的桃花山庄庄主皇甫青天了!”

和尚默然不语,看不出异常,只是表情不再那么平静。

“十几年了,江湖上也没出几个像皇甫青天和他三个儿子那样的高手,天下第一的仙医也不过如此,更别说排在她下面的那些人了,我只败过一次,不过就在一年前,我已经将他杀了!”

“鬼皇的事迹,江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你还灭掉了很多帮派,包括那鼎鼎大名的云神教!”和尚苦笑一下,“只是云不知粉身碎骨,没有东西可夺,你便一气之下,灭了云神教满门,普天之下,就连当初祸害江湖的天下第一妖妇白之宜也不及你!”

少年只是轻轻一笑,似乎杀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罪恶感,如今他觉得空虚,再无追求,身边无亲无故,故而想要出家,所以只是与佛有缘,但却时机未到。

“和尚,我真的不能就此出家?”

和尚点了点头,笑道:“不过,玄真寺会敞开大门,任你来去!”

方才还是晴空万里,一会的功夫,天就渐渐的阴了下去,似乎有下雨的迹象。

少年这才注意到,这本来该是个亭子的:“和尚,是你把亭子拆了?还是亭子没有建完?”

和尚轻轻一笑:“雨来,便看雨,风来,便听风,与世间万物合为一体,便感觉不到雨淋湿的寒,风吹来的乱!”

少年也是轻轻一笑,只是这一次,终于有了一丝温柔,不再是那般冷傲:“你跟其他和尚不一样,他们满口的我佛慈悲,一句一句的大道理说的我头疼,所以我杀了不少僧人,唯独你,我没有杀意,我总觉得,你不是一般的和尚,断尘之前,在这江湖上,你一定也是个大人物!”

和尚笑而不语,轻轻的弹奏起了古琴,就在这天昏地暗,暴雨将至的前夕,琴声缭乱,时而急促,时而轻缓,不知怎的,少年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江湖画卷。

这一次和尚的琴声,没有禅意,没有平静,像是以琴代笔,将畅快淋漓,却又有数不尽的悲欢离合描绘纸上。

那琴声,就如同,有诗云:

风雪夜,云铃声,闻雷惊,逝流星。

浮沉之夜,雨泪空惊,下坠。黄泉碧落,爱恨惆怅,成冰。

月微凉时,满面哀,空悲欢,不胜人生一场醉!

江湖儿女,身不由己。不问江湖不问事,世事难料,情亦非矣?快哉痛哉。

一曲结束,和尚抬头看了看灰暗的天空:“大雨将至,你回吧!”

少年轻轻起身,绕过和尚,当他走到岸上之时,回身神秘的一笑:“我好像知道你是谁了!”

和尚没有回头目送,他的眼睛忽然之间,就布满了氤氲,他呆呆的看向面前的古琴,又轻轻一抚,那一声短暂的琴音就像一声哀怨的叹息。

豆大的雨滴啪啪坠落,和尚仰起头,自他脸上流淌下来的,不知道是眼里的氤氲,还是天空坠落的雨珠。

“几时云霄肠寸断,几时残红带泪痕。几时鸳鸯悲聚散,几时心碎梦中魂!”和尚轻轻低头,双手覆到古琴上,再次幽幽的弹奏起来。

往事又回心间,荡然脑海,他相信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了却红尘,断念,断尘,断心,那都是欺骗别人的,却自始至终都骗不了自己。

那一切的浮世尘缘,那一切的生死离别,那一切的腥风血雨,似乎都是从江圣雪嫁进桃花山庄开始的。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一世葬,生死入骨》最新评论

zyjadws  说:

写的很好呢

2017-12-10 15:19回复

安娜2  对    说:

是啊!写的很不错

2018-03-13 21:47 回复

蓝瞳汐  说:

是虐剧吗?

2017-10-15 12:27回复

咨询薇信UC8182  说:

不错不错

2017-07-28 22:53回复

卫信zw83863  说:

看头像有惊喜

2017-07-15 15:47回复

小凤凰_49819811398  说:

很好

2017-06-26 11:05回复

小凤凰_49819811398  说:

很喜欢,很感人,故事内容丰富,紧凑

2017-06-26 00:59回复

声  明:
1.《一世葬,生死入骨》为作者蓝晓幽 原创小说作品,由红薯网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一世葬,生死入骨》为网站作者蓝晓幽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一世葬,生死入骨》是一篇精彩的穿越架空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