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现代言情 > 缉拿小逃妻
已完结

《缉拿小逃妻》

缉拿小逃妻小说

作品授权:樱熊

分享

  • 授权: 樱熊
  • 分类:现代言情
  • 字数:86万
  • 更新时间:2017-01-16

八年前,生死相依;八年后,形同陌路。 安氏大小姐安宁,是什么让天真无邪的少女变成了冷静干练的设计师?萧氏继承人萧哲,十余年的守护,又是否能守得云开见月明?为情所困的男子李海东,又如何从一个小角色一步步走上商业之巅,叱咤风云?安宥,...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爱情 豪门 宠文 虐恋 悲剧

查看全部章节

《缉拿小逃妻》正文内容

第一章 回国

外面的天空有点暗,似乎有下雨的迹象。安宁伸手拉住车把,接下去的动作却被另一个声音打断,手停留在空气里。

“宁姐,你要下车吗?”

“嗯。”

“可是这天气似乎要下雨了,夏天的暴雨来得猛,说不定就碰上了。”

安宁犹豫了一下,收回手。“也是,下过雨,那些脚印都不在了吧。”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身边的人。安闲顺着安宁的目光看去,却看不到什么脚印。

“宁姐,哪有什么脚印,我怎么看不到?”许久没有得到回答的安闲回过头看安宁,那张平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中带着些雾气,似迷茫,似痛苦,似悲伤。安闲一下子懵了,宁姐是她最敬重的表姐,平日里她做事果断干练,遇事又冷静,那张安静的脸总是一脸平静,偶尔嘴角会挂着恬静的笑,总觉得天塌下来也会有她顶着,常常让人忘了她也只是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女性。

“宁姐?”安闲又惊疑地问了一句。许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安宁回过头,微笑着示意自己就没事,只是笑得有些苍凉。

车继续行驶在人海中,又很快被另一股车流所掩盖,消失在江南烟雨朦胧的夜色里。

帝都大酒店。

“哇,宁姐,五星级酒店果然非同一般。哇哇哇,哇塞!这床超舒服的。”

安宁静静地看着床上乱滚的安闲并不说话。

“宁姐,这次你要在帝都呆多久?”

“或许一个月,或许更久。”

“宁姐,难道你打算在五星级大酒店住上一个月?”

“也许吧。”

“天呐,宁姐,那得花多少钱?”有钱也不应该这样花吧。当然后面那句安闲只敢在肚子里打腹稿,并不敢开口说出来,可是脸上的表情却别扭着。也难怪安闲会有这样的表情,帝都大酒店是帝都最大的酒店,短短十年时间从一家二流小酒店迅速坐上帝都第一的宝座,让许多当初嘲笑它的投资商跌破了眼镜,在这里的顾客,哪个不是钱袋鼓鼓的,都是些满肚子流油,钱多的没处花的阔佬,住上一夜少说也得四五千,何况是一个月!

安宁没有解释什么,走到落地窗前,眺望着远方,看着脚下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

安闲望着那个单薄的背影,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沧桑这两个字。

“为什么不回家住?”安闲小心翼翼地问着,她怕自己再不开口,她会在寂寞的气场里窒息,又不敢说得太重,小心翼翼地措辞,生怕自己哪个字说得太重,那个单薄的背影会承受不住。

“家?”安宁独自一遍遍念着这个字,“为什么要回家?”

“当然要回家了。”

“为什么?”

安闲突然觉得安宁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孩子,不禁笑出声来:“就像小孩子放学回家啊,什么鱼思故渊,归鸟恋旧林,不都是这样讲的吗?家很温暖,有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哥哥姐姐,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不是很开心吗?”

安宁的眼神变得模糊起来,家,那是一个遥远而陌生的词。

安闲不敢支声,她怕一点点声音造成的空气震动,也会让那个背影颤抖。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安闲以为安宁不会回答她时,那个空灵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家太安静。”安静得让我难以平静,我害怕一个人泪流满面不知所措。

要遗忘太难,要把那些在生命里真真切切发生过的事情当做空气,我无法做到,所以,我只能被那些回忆所缠绕,让自己在无边无际的梦境里徘徊,让自己在梦里沉溺。有些事情我们永远也无法掌控,那个曾将在你面前的人可能下一秒就会消失在你的生命里,那个曾经在你面前挥手的人,可能突然音信全无。无论你是否准备好,他都会轻而易举地抽离,把你彻底击垮。这就是命。

安宁静静地闭上眼睛。

“宁姐!你怎么哭了?”安闲的惊呼声打断了安宁的沉思,她顺手一摸,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绵绵。

“对不起。”安宁匆匆跑进洗手间,关上门,身体才顺着门缓缓下滑,把头埋进膝盖,泪,肆意狂流。从来就没有那些伤,从来就不会有那些痛,从来就没有离开,从来也不会有背叛,那些泪,只为自己的愚蠢。

“宁姐,宁姐。”安闲在外面扯着嗓子喊,却始终得不到回应,安闲刚要破门而入,安宁却突然开门了。“对不起,我失态了。”

“宁姐,这里不是你家,不用对我说对不起,也不用像大家闺秀那样拘束,你是你,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不是让自己后悔的事。所以啊,生在有钱人家也不好啊,像我,野丫头一个,但是我可以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像宁姐你,就算很难过想哭,也要躲到厕所里去哭,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没有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看穿了,安宁无奈地苦笑一下,“对呀,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宁姐,你千万不要想不开,是我笨,不知道怎么说话……”安闲的话还没有说完,安宁就靠在她的肩上哭了,泪一直流,一直流。安闲轻轻环住那个轻颤的身体,两个人一夜无语。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里透进来,安宁拉开窗户,回头看到朦朦胧胧睡醒的安闲,微笑着。“宁姐,天亮了吗?”

“对呀,我们先去吃饭,吃完饭我送你去学校。”

“不用了,宁姐,我自己可以过去。”

咚咚咚。“不好意思,请问安小姐在吗?”

“我就是。”

“是这样的,这里有一束花,是有一位先生送来的,他说请安小姐一定要收下。”

安宁接过那束花,看着卡片上的字,沉默不语。

“宁姐,我自己去好了,真的,反正其他手续都办好了。”

“那你自己小心一点,有事情就告诉我。”

“嗯。”

为什么你爱的人永远不能在你身边,那些爱你的人你又不能不伤害,人生有太多的无奈,心甘情愿为你流干泪,伤透心,有时候却什么也得不到,我不是为了得到才付出,只是付出了才明白,当初也是有所期待的。

按下电梯的按键,叮咚一声,一楼已经到了,门刚打开,一张干净的脸出现在眼前。明朗的五官,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泽,浓密的眉眼,高挺的鼻,以及那纯美的嘴唇,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和优雅。

“安宁。”

“学长。”

“收到花了吗?”

“嗯。”

“那,一起吃个饭吧,我们好久没见了。”

“嗯,我正好也有事情要和学长说。”

两个人静静地走出酒店。

一辆黑色的保时捷缓缓停下来,司机下车打开车门,“总裁,到了。”一个高大的男子从车里走出来,他戴着墨镜,看不清楚他的脸,却有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他大约二十七八岁左右,蓄着一头短发,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墨镜下的鼻梁高挺,性感的薄唇,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一个好看的人。

他身旁的女秘书也是一个性感的优雅女人。她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但仍是遮不住她眼神里的犀利,她说话时候的淡然,依然可以透露出她的干练以及成功。

安宁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男子身上,目光直直地看着他,似乎在透过他的眉目,在思念着什么,可是那个背影却没有丝毫的停顿,擦身而过的瞬间,安宁清晰地感觉到了心脏深处强烈的悸动,流淌在脉搏里的血液逆袭而上,她几乎觉得难以呼吸。其实除了学长,谁都没有在意到安宁的失态,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安宁,你怎么了?”

“没事,学长,是我失态了,对不起。”原本以为已经忘记了,可是身体的每一处神经细胞,都叫嚣着熟悉的感觉,只要有类似他的人出现,依然会止不住眼神瞄向他的方向,原来这就是犯贱。对于那些曾经深深伤害过你的人,依然念念不忘,无时无刻不在寻找着他的身影,被伤害却依然想念,不是犯贱又是什么?

“又来了,安宁,从我认识你到现在,你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对不起,有时候我真的很讨厌这句话,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对我说对不起,也不要对我这么客气,毕竟再过一个月我们就要结婚了,如果你一直这样,我就要生气了。”

“结婚?”

“对呀,难道安伯父没有对你说?也是,你才刚刚从美国回来,安伯父还没有准备好告诉你吧。”

近在眼前的人影和记忆里的那个他,渐渐重合,安宁双眼有些朦胧,结婚?当初,他也讲过的吧。那个情定一生的誓约。

“我们结婚吧。”

“宁儿,这边。”人群里他挥着手,大声招呼安宁。

“今天这么早就结束了?”安宁掏出纸巾,为气喘吁吁的李海东擦去汗,“为什么今天?”

“别说话,跟我走。”李海东骑着自行车带着她,坐在后座上的安宁心里被幸福装得满满的。

和他在一起,即使是骑着破自行车,坐在破自行车的后面,吹着冷风也依然觉得很幸福,那是天真还是傻气?已经不想追究了,谁没有那些青葱年少,只为某一样事物执着。

“啊,怎么到这里来了?”

这里是他和她第一次约会的海滩,刺骨的海风辣辣地吹在脸上,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疼痛,被他牵着的手,一直很温暖。沿着海滩一直往前走,走到海岸线最前沿,内心的恐惧也不由自主汹涌而来。

“海东,我们往回走吧,我害怕。”

确实是汹涌而来的海浪,虽然冲到岸前已经不到一人高,但是还是害怕,水流从后面往前退的时候,流动的波浪把小腿肚淹没,感觉整个人急速往前冲,突然间觉得就要被海潮所吞没。

他忽然侧身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呢喃道:“别害怕,傻瓜,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挡在你前面。闭上眼睛,傻瓜。”

躺漾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感受着他的气息,以及胸膛的温暖。

“好了。”他侧开身,不明所以的她莫名地睁开眼睛,忽然看见他的侧脸,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潮水慢慢退下去,柔软的沙石上,渐渐露出一粒粒贝壳,从尖尖的角,一直到整个图案都露出来,是一个巨大的爱心,用心形贝壳拼凑出来的巨大的爱心。

“海东?”一点点的小事情就容易被感动的,就是那样的小女生吧。虽然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爱心而已。

“这就感动了吗?那千万不要看后面哦,我怕你晕过去。”

安宁朝后面一看,一大片的气球从地上飞起来,气球飞升以后的形状是英文字母“ILOVEYOU。”

不知道什么时候,海边响起了清扬的音乐,结婚进行曲在这个时候显得神圣而幸福,止不住流出幸福的泪水。

“海东……”声音已经渐渐有些哽咽,听不清楚是什么,隐隐约约还能听清楚个别的咬字。

“傻瓜,你愿意陪着我看每一天的潮起潮落吗?”

心中涌动着不明的悸动,每一天,手牵手,执手白头,只羡鸳鸯不羡仙。

安宁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看着他,投入他的怀抱,久久不语,只要在一起,就是最好的陪伴,她也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决心,只是没有想到,梦是那么易碎的东西,誓言是那么不堪一击,再美的承诺都会随着时间变淡,如泡沫般,随风消逝在记忆的长廊里,淹没在时光的洪流中,渐渐失去原来的颜色,终于变成了黑白照片。

打断了回忆,忽然想起,回到了现实中,只有一个人的世界。

“安宁?怎么又发呆了啊,还是和以前一样长不大呢。”

时光匆匆飞逝,人都变了,只有学长还一直把她当成当初那个单纯的孩子吧。可惜,关心永远不可能变成爱情,愧疚也不会因此而减轻,只会愈加沉重。就如咖啡的苦味永远不会因为加了糖而变成奶茶的甜。

“安宁,今天陪学长去一个地方吧。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吗?”

“嗯。怎么会不记得呢?那个时候学长是学生会主席,而我是一个刚进入大学的新生,第一次离开家,到这么远的地方,心里害怕极了。而且那么多的人,很忙乱,是学长来接待的我呢!我还记得学长当时亲切的样子,直到我后来上学了,一帮同学说起来,说是学生会长亲自接待的我,都羡慕得不行,所以啊,学长真的是一个大好人。”

“呵呵。被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安宁,我原本以为记得的只有我一个人,既然你也记得,是不是代表你心中还是有一点我的位置的,其实我一点也不贪心,真的只要一点点的位置就好,之后就让我来守护你。

车子一直开在路上,白天的市区很堵车,而且红绿灯很多,时不时就会堵一下车,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遇见下一个红灯。

来来往往的车辆,行色匆匆的人群,有的人站在大厦的写字楼来回穿梭,有的人蹬着高跟鞋在上流社会喝着来自法国干邑的顶级白兰地马爹利,挎着香奈儿的包,穿着最新季的法国巴黎名装,还有些人苦苦在街头叫卖。

这是什么出生就决定好的吗?不是的,有些人就不信,所以即使不择手段,也要找到途径混进这个上流的圈子,假装高贵,而她,生来就拥有这些,只是她从来不屑一顾想要逃离的东西,别人却甘之如饴。当初的她太过单纯,所以以为所有人都像她一样不屑一顾,最后被人利用也是活该。

“玛丽,帮我调查一个人。今天在酒店门口遇到的那个女人还记得吧,调查一下她的情况,我需要所有资料。”

被叫做玛丽的女秘书脸上并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对于她们这样的人来说从来都只要接受命令完成任务就可以了。

“是,总裁。”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缉拿小逃妻》最新评论

锦月瑶  说:

简介写得很好

2018-02-04 04:14回复

声  明:
1.《缉拿小逃妻》为作者傻七小妞 原创小说作品,由樱熊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缉拿小逃妻》为网站作者傻七小妞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缉拿小逃妻》是一篇精彩的现代言情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