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玄幻 > 怪盗
已完结

《怪盗》

作者: 李一戌未认证
怪盗小说

作品授权:新程文化

分享

  • 授权: 新程文化
  • 分类:玄幻
  • 字数:64万
  • 更新时间:2012-02-05

  天启年间,寇盗横行。一个名叫杨琼的女子,父亲被贼人所害,不幸落入匪窟之中,历尽无数磨难,方才逃出龙潭虎穴,从此只身游荡天下。偶遇一个老和尚,传授她三大奇能异术。其一是:飞纵术,可以翻墙越脊,飞檐走壁;其二是:夜视术,夜间双目灼灼如火,视...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玄幻 悬疑 复仇 惊悚 探险

查看全部章节

《怪盗》正文内容

第一章 乐清镇风波乍起

话说大明天启年间,皇帝昏庸无能,天下的权柄掌握在一个宦官的手上,那宦官叫做魏忠贤,名字叫做忠贤,却并非一个贤良之人,这魏忠贤自从掌握了大权之后,只是一味地迫害忠良,朝廷中的中正贤良之士下野的下野,入狱的入狱,朝廷之上除了阿谀奉承的奸佞小人,再无一个正人君子。当时的朝廷真是暗无天日,那魏忠贤一党只知晓卖官鬻爵,哪里知晓什么治理天下,天下贪官污吏横行,横征暴敛起来,黎民苦不堪言。能忍的倒也忍了,也有那不能忍的,少不了豁出了性命铤而走险,于是乎,不少汉子丢掉了锄头榔头,拿起了刀剑棍棒,干起了强盗的买卖。

北直隶真定府辖下有一处小镇,叫做乐清镇,镇子上有数百户人家,镇子东头开了一家小小的酒肆,酒肆的主人叫做杨岩。那杨岩早年乃是一个秀才,本指望考取上一个功名光宗耀祖,不料考了多年,连个举人也没有考上。杨岩一怒之下,丢掉了书本,干起了买卖,也是他用心经营,从小做起,不几年间,颇赚了一些银子,于是买下镇东头的一间空屋子,卖起了酒水。为是他姓杨,人们都称这酒肆为杨家酒肆。

这杨家酒肆的酒水十分不错,平日来吃酒的人总是络绎不绝,那杨岩依赖了这处酒肆颇挣下一些家私。后来娶了个贤惠的妻子,贤惠的妻子又为他生下一个千金。这杨岩总算是一个读书人,腹中颇有一些墨水。杨岩苦思冥想了一阵,便为女儿取了一个颇为中听的名字,叫做琼儿。琼者,美玉也,杨岩无非是想,让这个女儿日后能像玉石一样美丽温润。

十年过去了,眼见的琼儿一日大似一日,这杨岩膝下除此一女,再无一个儿女。也有劝杨岩纳妾的,杨岩便说:“哪里有那闲心思,每日酒肆之中忙得焦头烂额,回到家中只指望清静清静,纳个妾容易,敢保不添了无名的烦恼?”不料这句话才说出了半年,杨岩的妻子冯氏得了一场重病,一命呜呼了,只剩下杨岩和自己的女儿相依为命。杨岩也一如往昔,不纳妾,不续弦,除了照料酒肆,便是照顾女儿。

只是琼儿渐渐大了,杨岩照料酒肆之余,少不了要教琼儿读书识字。那时,孩子要读书识字,要么上私塾,要么请先生,杨岩虽则开了酒肆,可是并不算有钱人,请先生花不起那个钱,至于上私塾,一个女娃娃,整日和男孩儿呆在一起,也多有不妥。这杨岩思来想去,只好带琼儿上酒肆中,打理杂务之余,教琼儿读书识字。这又有两年过去了,琼儿渐渐大了,出落得亭亭玉立,且是秀丽可餐,和一枝美丽的琼花一样。

杨琼那是一个十分懂事的孩子,除了跟随父亲学习读写之外,还在店中帮忙干些杂活儿,比如有人来沽酒了,为人打好酒水,有人要下酒菜了,为人端菜送饭。这杨琼生在生意人家,自然没有那大家闺秀的矜持,每日里抛头露面,为人沽酒送菜,俨然是一个小伙计。那上酒肆中吃酒的人形形色色,只是见到了杨琼,没有不挑大拇指称赞的。更有人编了一支歌儿专赞那杨琼的美处:东家杨,西门柳。杨家酒肆卖好酒。酒好不如人更好,少年见了轰不走。

杨琼的名头在乐清镇上愈来愈大,人们若是提到了杨家的闺女,一个个把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只是称赞个不了。有的说:“杨家的丫头,那是咱们镇上的一枝花,生的秀气极了,哪个后生若是娶了她,只怕要折寿哩。”也有人说:“可不,若论摸样,咱们镇上谁能比的上杨家的丫头,样子好还在其次,而且人忒温柔,忒知礼。谁要是娶了她,只怕后半辈子要笑着过了。”

这些风言风语少不了三三两两传到杨岩耳中一些,杨岩这人老实,听到了只当没听到,笑笑也就罢了。他笑笑也就罢了,别人可不,镇上有几个有钱的大户,纷纷请了媒人登门造访,登门造访干什么,无非是要提亲的意思。那些媒人口上说的很好,什么,把闺女嫁过去,多少多少聘礼,怎么怎么风光。可是杨岩这人有点倔,只是一句话回绝了:“小女尚小,此事不急。”

那么或许看官要问了。杨岩这是什么心思呢?杨岩三十多岁才有了一个女儿,如今十几年过去了,杨岩马上五十的人,再加上杨岩膝下无子,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杨岩实在不忍心这么早早把女儿许了出去。在杨岩看,自己马上就老了,让女儿再陪伴自己几年也未尝不可。而且啊,这杨岩还有一个心思,要给自己女儿找上一个读书人,这杨岩早年就是一个秀才,杨岩对读书人还是有好感的,他打算给自己女儿找上一个知书达理的书生。

杨岩以为,等上几年,自己必然能等到一个心仪的女婿,最后能入赘过来,自己没有儿子,女婿也算的上半个儿子。自己照看了酒肆,一日老了走不动了,还可以把酒肆传给自己女婿,女婿若是读书上进,得了功名,自己也好跟着女婿上任上风光几日,女婿若是和自己一样,与功名无缘,那么也正好把酒肆传给他,让他继承自己的家业,也免于穷困潦倒。这便是杨岩内心的打算。

可这么一等,却没有等到那个上门的女婿,而是等到了一伙儿杀人不眨眼的强盗。这要怨,还要怨朝廷的昏庸无能。那北直隶乃是天下脚下,直接隶属于京师的地方,可是偏偏这里也不太平,山林之中常常有强盗出没。这些强盗一个个凶狠无比,杀人放火,打家劫舍,无所不为,无恶不作。那朝廷被魏忠贤弄得乌烟瘴气,下面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地方的官员除了给朝廷送金送银,哪里管什么百姓的死活。见到有人做了强盗,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去剿灭他,别提了,打赢了还好,打败了少不了乌纱不保。于是乎,强盗越来越多,渐渐三五成群聚为一伙,在山中修建了山寨,扯起旗号,做起了山大王。

那北直隶州境内有一座大山,叫做太行山,太行山中山高林密,最是强盗喜欢的藏身之所。近日太行山中出了一伙儿穷凶极恶的贼人,为首一人乃是一个剧寇,人送绰号“猛无敌”,姓高,名豹。高豹早年乃是一个海寇,一日跟随同伙上岸打劫,中了官军的埋伏,一伙人被杀了一个落花流水,只是这小子命大,一见不好,来了一个三十二计走为上,丢掉了同伙,自己杀出了一条血路,逃之夭夭了。这小子自从逃走之后,走南闯北,打过劫,杀过人,放过火,什么坏事都做了,这一日来到了北直隶州,见到这一带颇为富庶,这小子也走累了,干脆不走了,在此地安家了。

那高豹心想:走个鸟,此处这么些有钱人,够我吃喝上一阵了,再走,未必有这么一个好地方让我打劫。这小子一想,自己一个人人单势孤成不了气候,不如自己也招兵买马,做上一个大王。这高豹久在江湖,胆量也大,见识也广,召集了一些亡命之徒逃入了太行山,把山中的几处破费的庙宇打扫干净了,做了自己的山寨。这便自立旗号,当起了大王。

这高豹自从当了大王,便带领了自己的手下四处剽掠,大凡乡村镇店,杀了进去,要金是金,要银是银,要什么有什么。这高豹可乐坏了,胆子也愈来愈大。高豹想:干什么总在近处打劫,油水也少,玩的也不快和,要打劫,就上远处干上几票大的。这高豹也是胆子大了,带领了手下十几个精干的弟兄一路杀到了真定府,在真定府好一阵转悠,银子抢够了,便要回山。

那么有人只怕要问了,这高豹这么胆大,在官府的土地上横行霸道,官府难道就不管么?官府也管,只是做做样子而已,派出一伙儿人冲出去把贼寇吓走就成了,谁还真和强盗玩命啊。那知府大人整日想的都是,怎么搜刮百姓,贿赂上风,打贼寇,胜了未必有功,败了必然有罪,谁也不当这么个冤大头,只要轰走了他,便是大功告成,然后马上行文朝廷,说自己打败了剧寇,斩获多少,威风怎样,云云。

高豹心知官府无能,胆量更大,心也更贪了。且说,这高豹和手下抢了无数的金银珠宝,正要带回山中。路上正好经过乐清镇。那乐清镇乃是一个小镇子,镇上也有几个大户,可是不是那么富裕,油水也不多,在高豹这个剧寇的眼中,根本不屑一顾。按说,这高豹只是打乐清镇经过,应当没啥事了,可是偏不。这高豹一伙儿人路过乐清,正好走累了,人困马乏。高豹大吼一声,“歇会儿再行”,便跳下马来。

高豹一抬头,正好见到了杨家酒肆,那杨家酒肆位于镇子东头的大路旁,凡是经过镇子的行人商旅,没有不知晓的。高豹一笑,朝向酒肆的一指,说道:“好啊,此处正好有一家酒肆,你我众人过去吃碗酒水解解渴吧。”下面的小喽啰们一个个也行得满头大汗,口干舌燥的,听到这句话,只好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一个个欢呼雀跃,纷纷跳下马来,一窝蜂朝向酒肆的方向去了。

杨岩今日心情很好,不知怎么,这几日生意出奇的好,赚了不少银子。杨岩心想:改日要给女儿卖身像样的新衣服了,对了,女儿也大了,要买些首饰什么的送她。杨岩想的美美的,正眯缝了眼睛坐在凳子上出神。此时正是正午,太阳高高照在空中,酒肆中冷冷清清的,最后一个人吃过了酒水走了,酒肆中便空空荡荡,再无一人了。杨琼手持了一卷《诗经》,正在小声的诵读:“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杨岩则在一旁闭目养神。

正在此时,突然之间,外面人喊马嘶起来,一群人,足足有十七八个,呼呼啦啦,打外面闯了进来。为首一个大汉,身宽体壮,满面的络腮胡子,一脸的横肉。那汉子不是旁人,正是猛无敌高豹,高豹把马缰绳交给下面一个小喽啰,自己大步流星走了进来。高豹四下扫视了一眼,酒肆中桌凳俱全,呵呵一笑,来到正中一张桌上坐下,发话道:“伙计,把你们最好的酒水送了上来。”

杨岩正在歇息,突然被一声大吼惊得浑身一震,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去。杨岩睁开眼睛,茫然四顾,只见酒肆中来了一群怪模怪样的人,这些人打扮和别人不同,而且身上都带着刀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杨岩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些人必然是一伙儿强盗。杨岩的脸上露出一丝的恐惧,而后渐渐失去了血色,变得煞白煞白。

杨岩知晓,这伙儿人,那是要人命的主,若是招呼不好了,自己的项上人头只怕要不保。杨岩慌忙站起身,语无伦次地说道:“各位好汉,各位好汉,里面请,俺马上送上最好的酒水,最,最好的酒水。”

高豹白了惊慌失措的杨岩一眼,打怀中掏出一块银子扔在桌上,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快些上酒水,银子一毫少不了你的。”

杨岩慌忙之中,亲自过去打酒,也是太慌张了,胳膊不停使唤,方才拿起了酒瓢,手便抖个不住,手上没了力气,再加上心中慌乱,竟然把酒水洒在了地上,洒了满地都是。一旁的杨琼看到了,一闭眼,走上前去,扯了杨岩的袖子一下,说道:“爹,让我来吧。”

杨岩叹了口气,只好把手中的酒瓢交给了杨琼,杨琼还好些,杨琼虽然年纪小,又是一个女子,可是胆子倒却不小。这杨琼啊,初生牛犊不怕虎,在杨琼看,这无非是一群粗莽的军汉而已,却没有想到这些人可能是杀人不眨眼的强寇。

杨琼盛好了满满一壶酒水,双手捧了酒壶,一昂头,朝向桌子跟前走去。高豹一抬头,瞅见了杨琼,好一个标致的美人儿,那杨琼虽则只有十二岁,可是已然出落的十分不俗。这个高豹那是一个色中的恶魔,一见到了美人儿,就好像是猫儿嗅到了腥儿一样,那个馋就别提了。高豹心中嘀咕:哎呀,不想在这小小的镇子上还藏龙卧虎来着,这不,酒肆之中竟然有这么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孩儿,这若是带回了山上,养个三年五载,待她年岁大上一些,正好做自己的压寨夫人。

高豹心中打着算盘,便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只一把,抓在杨琼的手臂之上。高豹嘿嘿一阵怪笑,把眼儿在杨琼的周身上下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低声说道:“丫头,芳龄几何啊?”

杨琼一皱眉头,心说话,这个汉子好生无礼,男女授受不亲,怎么一上来便动手动脚的。可是被人抓了手臂,自己力气不如他,动弹不得,也无可奈何。杨琼一咬嘴唇,低下头去,轻声说道:“一十二岁。”

高豹嘿嘿笑着,说道:“好啊,好啊,好一个美人儿坯子。这样,妹子,我求你一件事儿,不知妹子儿意下如何。我啊,乃是这太行山中的山大王,而今身边少上一个丫鬟伺候,我看你人也俊俏,性情也温柔,不如这样,同我上山中去如何。每日锦衣玉食,强胜似在这里卖酒度日。”

杨琼急了,脸一红,眼泪落了下去。一旁的杨岩看到不妙,慌忙上前施礼道:“小女粗蠢,不知礼仪,还望好汉爷恕罪。”杨岩上前抓了杨琼的胳膊,低声喝道:“琼儿,还不退了下去,这里有为父一人就足够了。”杨琼也想走,可是如何走得了。

高豹把眼睛一瞪,用手点指了杨岩,骂道:“老匹夫,我要抬举你的女儿,你干什么横插一刀。实话告诉你,老子就是看上了你的女儿,要带她进山享受几年快和的日子。而今你同意也是同意,不同意也要同意。知晓了么?”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怪盗》为作者李一戌 原创小说作品,由新程文化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怪盗》为网站作者李一戌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怪盗》是一篇精彩的玄幻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