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玄幻 > 黑崖无边
连载中

《黑崖无边》

作者: 忆小晓未认证
黑崖无边小说

作品授权: 新程文化

分享

一眼无边黑崖,眼神中充斥着希望,却落满了漆黑的无止尽的黑暗。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复仇 无敌 召唤 黑暗 眼神

查看全部章节

《黑崖无边》正文内容

第一章 月变

亚蓝的父亲是【班所】城当地的富商,家财万贯,他从小含着金汤匙,枕着玉石雕铸的温床,穿着华丽而高贵的绸缎,住在高大奢华的府邸,生活的犹如王子一般。但是他的家教极严,父母亲从小就给他灌输,尊崇风度翩翩勇敢正直的好男儿,唾斥仗势凌弱无所事事的公子哥的思想,他一直将这作为自己人生的轨迹,不可逾越一步。

他们一家17口人都居住在父亲花费重金购下的位于【大门山】脚下的大豪宅中,在这里远离了【班所】的繁华喧嚣,远离了市井的龙水马车。父亲说这里适合休闲,适合修炼,很有温馨愉快的感觉,很有家的味道,所以这里是家的源点,是温馨的避风港。

他的父亲原本只是个贫穷的马车夫,在一次次的挫败中,通过无数次尝试与努力下,才开创出属于自己的商业车队,父亲他并不会经常回家,一年中只有1到2个月的时间休息,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外边跑车队,赚钱。父亲会经常给亚蓝说说他的陈年往事,给他做自己曾吃过的咸菜,总会笑呵呵的拍打着亚蓝的肩头说他长得很像自己,流淌着不屈服的血液,亚蓝在父亲严厉的训诫与溺爱的赞赏中一天天的成长,他想学着自己的父亲一般,受到穷人的爱戴,受到官商的尊敬。他们一大家子的人口就这样幸福的生活在这里。

由于他父亲是老来得子,所以亚蓝是一大家子中最受宠的,父母已年近60了,他才17岁,就连他的表哥,堂哥都是拥有30几的年岁了。其中,亚蓝最喜欢的就是他的表哥【夸奇】,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夸奇是一个拥有着英俊脸庞的青年,卷卷的短褐色头发下的蓝宝石一般的双眼总透露着淡淡的忧郁,他总是喜欢摸着亚蓝的脑袋,眯着双眼,露出洁白的牙齿对他说:

“亚蓝的将来一定是一个有着帅气脸庞,魁梧的身材的将军。”

夸奇他十分痴迷于剑,特别是手中那柄来自于大陆最西部的【芬斯邦王国】所锻造的青色长剑。夸奇每天的早晨总会叫上亚蓝一起晨练,在豪宅门前的大树底下挥舞着自己得意的宝剑,犹如叶子一般轻飘,每一道剑气都挥起绚烂的光束,亚蓝就在一旁痴呆的看着,手中的铁剑也尝试着临摹表哥的一招一式。

“我什么时候才能像你一般挥出绚烂的剑技呢?”

“等2年以后,亚蓝还不要着急,只有到了19岁之后,体格才适合释放剑气,你现在强行释放,身体只会遭到反噬而已。”

“还要等两年啊,好慢长的感觉。那我现在能做些什么呢?”

“好好锻炼自己的身体,健康的茁壮成长。”

“好吧。”

夸奇看着亚蓝一脸的沮丧,来到他身边,摸着他的脑袋,在柔和的阳光下笑得很优雅,笑得很灿烂,眯着眼睛说:

“等你长大以后,我会把这柄芬斯邦王国锻造的青色长剑送给你。”

“哇,真的?你自己说的哦。”亚蓝一下子精神来了,夸奇轻轻点着头。他一直都很喜欢表哥的这柄长剑,经常趁表哥休息时,偷偷举起来,挥向粗壮的大树枝,挥向杂乱的小草从,然后被夸奇轻轻的在脑门上敲一下,算是惩罚。

“只是你不许你把这丙长剑拿去没有意义的玩耍,知道么。剑是剑客的灵魂,是剑客所依赖的所在,所以它应该是神圣的,不是么?”

“嗯,我知道了,我下次不会了。嘿嘿。”

“那就好。现在你要蹲两个时辰的马步。”

“嗯,好的。”

亚蓝还没有到修剑气的年龄,所以现在只能做这些基础的,为自己的将来,锻造出强大的体魄。

“夸奇,你说为什么我这么害怕邓维恩呢?”蹲着马步的亚蓝看着远处正在练武、挥洒汗水的堂哥【邓维恩】,问向夸奇。

“怎么了?他可是你的堂哥,我们都是兄弟呢。”

“他的样子好严肃,而且,他从来不对我笑。”

“呵呵,邓维恩他性格内向,面态如同钢铁一般沉淀,虽然这样,不过,他可是很喜欢你的。你上次过生日时,他还特地给你买了个漂亮的玩具呢。”

“对哦,但是我还是希望他能像你一样,笑得如同太阳一般炽烈。”

“其实我也见过他笑过,笑起来的样子就好像他的父亲一般。他的武功可是和我的不相上下呢。”

夸奇转过身后,右手将青色长剑在阳光下抛出,闪着精光坠落在邓维恩的身前,插入踏实的大地上。邓维恩,转过身来,两人的目光对视到一起,邓维恩的表情依旧是如同钢铁一般没有丝毫变化,夸奇则散发着恶作剧后的的邪笑。

“邓维恩,我们俩来切磋一番。”

双方相距百米开外,邓维恩如同猎豹一般疾驶而来,疾行的靴子上溅起细细的泥土,每一步都散发着坚实的力量。在大地上奔行着,夸奇张开双臂,轻盈的脚步踏向大树,不停地翻转着自己高大的身体,凌厉的势喷涌而出,弹射出去,俩人拳脚交接,原本厚实的大地都掀起了一阵尘雾,拳头上散发着劲霸的力量,脚尖上踢出绚烂的舞步,俩人不断变换着拳法脚型,邓维恩如同燃烧的烈火一般炽烈,夸奇则如同江海一般咆哮。夸奇被拳头轰倒在地,头发里满是泥土,他猛一个跃起,双脚踢出绚烂的腿法,邓维恩被逼后撤,夸奇拳头连贯的挥舞出,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了,迅猛的还击使得邓维恩被击倒在地。倒地后的他气势更加旺盛了,坚实的肌肉如同岩石一般暴涨,攻击速度提升了,两人接着对轰,夸奇左闪右躲,一直引诱邓维恩来到青色长剑附近。夸奇迅速持剑,剑尖直指邓维恩,灿烂的笑着说道:

“邓维恩,别上前咯,若上前的话,长剑将在阳光下被染红。”

“夸奇,你怎么每次都耍赖?那我的长戬,我也该将他拿出来晒晒太阳了?。”邓维恩这时的脸上终于不再是那副钢的模样了,相反是一种急切,应该是打得还不够满足吧。

“哈哈,不需要了,谁让我们是兄弟呢。”

夸奇弯着腰大笑,一往的优雅,熟练的将剑别入自己的腰带上,搂着邓维恩的肩臂,坐在草地上,晒着暖暖的太阳,说着许多亚蓝听不清的话语。看着两位哥哥坐在自己的前方,在暖暖的阳光下,那两个熟悉而懒散的背影,如同画面一般精致。亚蓝时常会看到他们的切磋,每次结束以后,他们两都如同此刻这般,在和煦的阳光底下,那俩道背影让人不自觉的感到温暖。

这是一个温馨的夜晚,月儿高高的挂在屋顶上,整个楼阁在一片安静中矗立,他们一家17口人,在露天的巨大圆餐桌前享受着丰盛的晚餐,烛光映着大家的笑脸,幸福在烛光中跳跃着。亚蓝坐在夸奇的身旁,碗里夹满了肉片青菜,夸奇则和家人们亲切的交谈着,亚蓝将肉片细细的咀嚼着,甜甜的笑着一直夸奖:

“菜做得真好,我要吃一辈子。”

妇女们都很开心纷纷称赞:

“呵呵,这孩子真厉害说话。”

正当晚餐进行中,亚蓝吃的正尽意时,身边的夸奇突然颤了一下,右手下意识捂着别在腰带上的长剑,眉头一皱,身上的势释放开来,亚蓝受了一惊,手中的碗筷摔碎在地面上。红色大门被轰碎了,守在两边的家丁都被突兀的爆破力冲击到一边,大门碎片如同纸花一般纷飞,碎片嵌入在倒地的家丁身上,血腥味散开。四处的墙壁上涌出身着夜行服的黑衣人,他们裹在黑暗中,仿佛凶残的夜叉,散发着血腥与邪恶的气息,他们密密麻麻的站成一排,弓着背,手中的铁剑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你们是什么人?”父亲与几位叔伯站在最前面,几位哥哥在旁边手持着长剑警惕着四周,妇女们惊吓的将亚蓝护在其中,30几名家丁裹着漆黑的盾甲从府内冲了出来,严守在他们身边。

“【芙梅客】这你们应该听说过了吧?”黑客中走出一名貌似领头的家伙。

“我们与芙梅客并没有任何过节,你们这是?”父亲客客气气的说。

“哈哈,过去有没有过节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们今夜必须全部埋葬于此。”他大手一挥,铺天盖地的黑衣人涌了上来,叔伯与哥哥们带领着全副武装的家丁们冲了上去,双方厮杀起来,钝器交织起刺耳的尖锐声,在月光下,血液被溅得到处都是,夜月裹上一层层沉重的凄凉。亚蓝受到惊吓而呆滞了,他躲在妇女们的身后,满脸惊恐的看着前方,恐惧如同沉重的铅一般令他窒息。一道道绚丽的剑气将餐桌撕碎,将房屋穿破,将大地割伤,一具具倒地的尸体,被恐怖的伤痕带去温度。亚蓝身边的姨妈,姑妈们或被剑气刺穿,或者被轰飞,血肉模糊一片,亚蓝被母亲紧紧抱着,他一脸惊恐,泪水一直在流淌着,一时间无法反应过来。

“邓维恩,保护亚蓝他们走!!!”父亲喊出这句话时,冰冷的长剑将他的胸膛刺穿,黑夜里的血液灌满了亚蓝的双眼。亚蓝还来不急说些什么,父亲的双眼不甘心的盖下,仿佛沉重的大铁门一般。

邓维恩身上染满了鲜血,胸膛上是一道正在簌簌冒血的巨大创口,铁一般的面孔上也变得有些扭曲,手持着长长的铁戬来到他们母子身边,护着母子俩从后门离去,亚蓝又回头望了正激战的人群中,最后一次看着夸奇,他的优雅已不再,仿佛嗜血的修罗一般在冲杀着,咆哮着,轻盈的身手践踏着四周的敌人,青色长剑散发着璀璨的光芒,收割着黑衣人的脑袋。夸奇突然一声尖叫,他的身体悬浮到半空中,仿佛被禁锢了,脸上因痛苦而扭曲了,他痛苦的嘶吼着,做困兽之斗,从四周飘起的铁剑如同飞镖一般,将他贯穿,血液淌得到处都是,他如同陨石一般重重的跌落,掀起一阵巨大的尘雾。

亚蓝仿佛木偶一般被拉扯着,耳旁哭闹声,杀戳声,仿佛是从地狱中爬出的黑色巨兽发出沉闷而巨大的吼叫。他们在父亲等人的誓死保护下,一直向着北边,逃了出来,远处那座熟悉的高大阁楼冒着滚滚浓烟,原先洁白的皎月都被染黑了。

后方黑衣人群依稀可见,手持着染血的冷兵,幽灵一般的奔跑着,追逐着他们的身影。

“亚蓝,你会好好的活着的,对吧?”邓维恩粗糙的手掌抚摸在亚蓝充满泪痕的脸庞上,亚蓝呆呆的看着邓维恩,口舌麻痹的说不出话语,只是一直盯着他的双眸,邓维恩突然笑了起来,他没有亚蓝想象中笑得那么难看,相反的,他笑的很激烈,笑得很很猖狂,犹如突然间绽放的花朵一般无比灿烂,只是他那双眼睛里写满了恐惧,赤红的双眸,他重重的拍打着亚蓝的肩膀,在亚蓝的注目下,如同末世英豪一般,持着长戬,寒风掀起了他浸血的长袍猎猎作响,昏暗的背影刻着孤独的勇敢。

邓维恩的双眸淌着不知血还是泪的液体,他的手臂在颤抖,冬季的寒风如同刀片一般割裂在他的身上,胸膛那道伤口溢出的鲜血打湿了他的胸襟,他不停的颤抖着,心中不断的默念着:”不要怕,不要怕,即使我向着黑暗,烈日仍在我身后照耀,我不是懦夫,我是勇敢的侠客,我向着黑暗前进,向着毁灭前行,我一直在前进的道路上保护着爱我与我爱的亲人。”

就在黑衣人逼近他时,邓维恩怒吼了一声,仿佛苏醒了的斗志在烈火的猛烈与炽烈中疯狂的燃烧着,十几个黑衣人冲上前,剑气肆意挥舞着,黑夜里仿佛雷电一般的在闪烁与咆哮,如同炮弹一般轰响天际。他手持着长戬,不停挥动,长戬在他手上如同快速旋转的绞肉机一般,收割这来自黑暗中的恐惧,他的身上密密麻麻布满了创口,

“死我也要带走一个!!!”

他手持长戬,如同闪电一般冲向其中一人,长戬散发着悸人的锋芒,自下向上挥出一条完美的弧线,那人轻轻跃起,向后闪避,手中的短剑顺手甩出,贯穿了邓维恩的肩胛,邓维恩单膝跪地,沉重的长戬深深插入大地,口中是粘稠的血液。

“亚蓝,你要好好的,好好的•••”

他感觉自己的温度正在慢慢流逝,眼前是巨大的黑暗袭来,他累了,黑衣人将他围起,利剑劈开一道道红光,他在血液中结束掉自己的牵挂与疼痛。

母亲拖着亚蓝在黑暗中拼命的摸索着,向北逃亡。夜晚咆哮着的狭江却阻隔了他们的去路,母亲身体上的创口淌着粘稠的血液,亚蓝焦急的一直在打转,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在南岸眺望着那似乎遥不可及又近在咫尺的北岸,泪水诠释了他的无助,恐惧占据了他整颗心脏。月影投下凄美的光线,四处的黑暗,远处被火舌吞噬的楼阁,身后的黑衣人舔着刀子上的血液,慢慢逼近。

“亚蓝,你会好好活下去的对吧?记得,不要回来!!!还有,我们一直都很爱你,胜过于爱我们自己。”

母亲显得异常慌乱,衣襟上满是鲜血,嘴角上是一抹凄凉的微笑。亚蓝看着她一头雾水,他只是下意识不停的流泪,不停地晃着脑袋。

“不要离开我•••”

这一切还得太快了,甚至于最后一句话,甚至于连再多看他们一眼的机会都没有了。

他失去了重心,他惊恐万分,双眼睁得大大的,双手下意识的探向母亲那伤心的脸庞,仿佛想在那最后一刻抓住自己所爱的人,是母亲亲手将他推入【狭江】。她的眼中是满满的泪花,噙着泪水,她含着微笑,呢喃着还想多说些什么,亚蓝再也听不见了,她手上持着寒泠的短刀,鲜血自她的腹部涌了出来,凄凉了他的双眼,亚蓝还想再说些什么,就被巨大的冰冷浸灌,洪涛般的冲刷让他喘不过气,冰水呛入了他的喉咙,他仿佛轮船一般即将沉没在黑暗的尽头,四周陷入昏暗。

他的双眼紧闭,世界都沉浸在黑暗中,黑压压的令他喘不过气,四处是寒冷与无边黑暗,就当他的双眼朦胧,就在他即将沉睡下去时,他又仿佛被什么力量所拉扯而出,被抛起,然后接着坠入,他重重跌落了,耳边是巨大的激流声,后背是火辣辣的疼,肩臂摩擦在粗糙的岩石上,生猛的疼痛让他清醒过来,他浑浑噩噩的想从这无边黑崖中醒过来,他拼了最后身上仅存的力气,浮出水面,如同受伤的海豚一般,缓缓挣扎着。终于爬上陆地,他寒冷,他觉得这只是一场梦,梦会在第二天苏醒,他卷缩在冰寒的岩石上,呕吐不已,他很累了,他需要休息,需要等待黎明的苏醒。

威严的父亲和叔伯们将他抛弃,然后在接住,如此反复,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幸福开心的笑容,亚蓝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不是么。他的堂哥表哥们在大门前练武,挥洒着自己的汗水,炫耀自己的肌肉,然后夸奇朝着他走过来,笑得如同太阳一般炽烈,温暖,摸摸这他的脑袋,重复着对他说:

亚蓝的将来一定是一个有着帅气脸庞,魁梧的身材的将军。

然后脸上挂着狡诈而灿烂的笑容走向邓维恩,他们在阳光的温暖下,背靠着背,在周围淡淡的青草味中,笑的那么开心,笑得那么洒脱。

他的母亲和那群姨妈们端着美味可口的饭菜,巨大的诱惑散满整个房子。亚蓝的笑容在他们之间一一的闪过。

他仿佛又看见了那个画面,他的父亲在鲜血中,口里仿佛还在说:

亚蓝,好好活下去,勇敢的,幸福的活着,代替那些爱你的人好好的活着。

他仿佛看到了夸奇,夸奇回眸对他笑一笑,然后向着被火吞噬的楼阁,然后炽烈的火焰将他灼伤,他身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伤口,他对着火焰怒吼,烈火如同猛兽一般将他吞噬。

他仿佛看到了邓维恩的背影,那勇敢的孤独,在寒风中染血的战袍猎猎作响,侧着半边脸,问他:

你会好好活下去的,不是吗?

亚蓝还没有说些什么,他的影子便消失在亚蓝的视野中。

他仿佛看见母亲那泪花,难过的微笑着,呢喃着,然后她的腹部浸满鲜血,她那口型仿佛在说

亚蓝,我要去找你的父亲了,你要好好的。

一连串的混杂梦境在亚蓝的脑袋中不停地翻阅着,仿佛是回忆的跑马灯,他的时光变得那么混杂,变的那么迷惘,他头疼的仿佛要爆掉了一般。他仿佛跌入了深不可测,永无止尽的黑暗。

第二天早晨他被旁边瀑布巨大的喧嚣声吵醒了,他在现实中做梦,在幻境中实现。

冰冷的空气,身上又湿又脏,他升起篿火,在旁边烤着火,烤着湿漉漉的衣服,他的眼神空旷而忧伤,肩膀是红红的刮痕伤。他赤裸着身子,双臂缠着双膝,仿佛一具躯壳一般,他哭了一天又一天,直到泪干了,嗓子哑了,直到肚子饿了,他被迫在荒野中追逐野兔,他被迫吃着被自己烤焦了了食物,他被迫在夜晚承受着寒冷,被迫在空旷的环境中寂寞而孤独的活着,他开始要学会在寒冷中生存下去,他要努力的让自己的肩膀强壮起来。

他的家人都死掉了,他在这个世界上变得如此孤独,再也没有人疼爱他了,再也没有人保护他了。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黑崖无边》为作者忆小晓 原创小说作品,由新程文化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黑崖无边》为网站作者忆小晓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黑崖无边》是一篇精彩的玄幻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