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玄幻 > 猎魔天师
连载中

《猎魔天师》

作者: 黑式未认证
猎魔天师小说

作品授权: 新程文化

分享

十年前,他意外穿越到妖魔鬼怪横行的异界。十年后,他穿越回来,却发现现代也是妖魔鬼怪横行。功力尽失,唯有重新修炼,殊不知遇上各色美女,还被她们纠缠。于是乎,花心大萝卜郎钧霸气的说:“我不但要斩妖除魔灭鬼怪,还要猎艳,从校花到御姐,再到女神、熟...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穿越 异界 可爱 美女

查看全部章节

《猎魔天师》正文内容

1.王者归来

夕阳西下,一架飞机从一座山峰的天空上飞过。

忽地,天空的晚霞被一团团紫黑色的乌云遮掩。

轰隆轰隆~

电闪雷鸣,一道道紫黑色雷电劈落山峰,如龙似蛇般在大地上窜动。

不到半分钟,山峰被夷为平地。

沙尘飞扬,隐约浮现出一个黑影。

沙尘渐渐落地,一个身穿如象征着帝王般的金色长袍的俊俏青年映入眼帘。

郎钧摊开双手,柔和的目光落在白嫩的手掌上,自言自语起来:“功力全没了,气能力也不见了,就连最重要的紫气火种也熄灭了,不过也罢。”

郎钧看了看四周,见没有发现,于是往前一直走。

不一会儿,郎钧远远看见一条四车道公路,他心急地跑了过去。

来到公路路边,郎钧看见不远处的红绿灯和标志牌上写着的“GU市龙城区”时,他心中百感交集,自己终于回来了。

十年前,郎钧因高考成绩不理想被父亲强逼复读而离家出走,却意外穿越到异界。在异界成为最强天师后,他几经辛苦,找到了穿越回去的方法。

郎钧一边想着父母是否健在,一边往家的方向跑去。

轰~

猛然间,地面剧烈震动,像是发生大地震一样。

马路周围的事物被震得左摇右摆,唯独郎钧岿然不动。

轰~

郎钧前方五十米的地面骤然崩裂,像是被什么东西劈开一样。同时,一股股黑气从大裂缝喷射而出,还传出一把阴森恐怖的狂笑声,不断回荡。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在本魔君冲破封印时结界竟突然被削弱了!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本魔君也!被困千年,本魔君终于重见天日!哈哈哈哈哈~”

郎钧闻言,剑眉紧皱,凛然看着黑气。

黑气如同活物似的,飞速凝聚,最后变成了一个漂浮在半空的人。

这人浑身环绕着黑气,面目狰狞,深邃的双眼闪烁着诡异的黑光,他如鬼似妖,不,他刚才自称“魔君”,是魔才对!

忽地,魔君瞧见郎钧,发现他盯着自己时,好奇道:“小子,你看得见本魔君?”

郎钧置若罔闻,但逃是不可能逃得了的,他旋即默念禁术口诀,做好抗衡魔君的准备。

猛然间,魔君眼中闪现一抹精光,吃惊道:“灵魂居然如此强大,身体的奇特之处居然连本魔君也看不出来。”

“小子,你的身体归我了,你的灵魂就为我恢复功力所用吧!”魔君化作一股黑色的魔气,张牙舞爪的向郎钧冲去。

哧~

郎钧在异界时斩杀过无数强大的妖魔鬼怪,虽然穿越回来后功力全失,无法使用法术,但肉体和灵魂依然十分强大。他深知以自己现在的实力难以徒手阻挡魔君的进攻,当下咬破左食指,以耗损精血为代价,施展禁术。

魔气瞬间逼近,魔君本来以为马上就能侵占郎钧的身体,殊不知郎钧全身金光大盛,魔君旋即被反弹出去。同时,郎钧身上的金光散发而出,带着无上威压,铺天盖地冲向魔君。

“这是什么?”魔君大惊,急忙运转魔气抗衡充满威胁的金光。

郎钧双眼闭合,默念口诀,不断耗损精血维持施展禁术——天圣灵光!

魔君不断运转魔气,边抗衡金光,边偷袭郎钧。

郎钧虽然闭着双眼,但清楚感应到魔君的位置和魔气的行动,他突兀大喝一声,一道金光从身上扩散而出,轻易震散了偷袭而来的魔气。

渐渐的,魔君的魔气被郎钧的金光压制。

“不可能!不可能!”魔君发狂道:“本魔君……本魔君居然被一个小小的人类压制,不可能!!!”

忽地,金光收缩,凝聚在郎钧身上。

魔君见状,以为郎钧攻势将尽,旋即运转魔气于右手,凝聚出一根黑色长枪,魔气缠绕,充满死亡气息。

“小子,你去死吧!噬魂枪!”

嗖~

魔君话语一落,噬魂枪如离弦之箭般脱手而出,宛若撕裂空气、刺破空间,瞄准郎钧杀气腾腾地冲去。

郎钧骤然睁眼,身上的金光瞬间凝聚到左手,紧接着他用力一跃,冲天而去,如同一把出鞘的圣剑般迎向噬魂枪。

砰~

郎钧左手一推,金光以雷霆万钧之势摧毁了噬魂枪,如夺命神箭般直奔魔君。

魔君微微一怔,但没有惊慌失措,大喝一声:“镇魂盾!”

呼~

刹那间,魔气大盛,飞速在魔君身前凝聚出镇魂盾。

郎钧势不可挡,金光一触碰到镇魂盾,魔气登时溃散。

魔君大惊失色,郎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长驱直入。

“魔头,受死吧!”

“天圣灵光掌!”

砰~

郎钧一掌重重击中魔君的胸膛,大量金光飞速涌入魔君的胸膛。

啊~

魔君被击得倒飞出去,撕心裂肺地哀嚎了一声,最后坠落在地,不由自主吐出一抹黝黑的魔血。

郎钧平稳落地,却突兀双脚一软,半跪在地上,忍不住喷出一抹血水,脸色颇显苍白。

郎钧之前不断耗损精血维持‘天圣灵光’抗衡魔气,刚才又施展禁术‘天圣灵光掌’,精血可谓是耗损过度,导致身体遭到反噬。

若在巅峰状态,郎钧施展几个禁术根本不会遭到反噬,但他如今功力全失,施展禁术后还能承受得住反噬,已然很了不起。

郎钧边调整状态,边目不转睛看着魔君,发现金光逐渐消退,魔君竟没有被消灭时,他的剑眉紧皱起来。

“哈哈哈哈哈~”

魔君突兀大笑起来,而后吃力地站起来,青面獠牙地看着郎钧,狂傲道:“小子,虽然本魔君为了冲破封印几乎耗尽了功力和精血,但岂会这么容易被消灭,而且看起来你比本魔君好不了多少啊!哈哈哈哈哈~”

郎钧紧咬着牙,一脸凝重,魔君的强大,超出了他的预料,最重要的是他的精血所剩无几,只能再施展一次禁术。

“小子,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魔君飞到半空,消耗最后的精血,转化成魔气快速运转,磅礴的气势惊动四野,宛若洪水猛兽,一发不可收拾。

郎钧见状,更加小心翼翼,做好催动禁术拼命抗衡魔君的准备。此刻的他有些失意,自己好不容易穿越回来,殊不知在功力全失的时候遇到魔头,仿佛天意弄人。

与此同时,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飞速驶来,停在距离魔君约莫百米远的地方,紧接着车门自动打开,首先出来的是一双包裹着黄色丝袜的美腿和黑色高跟鞋,而后一名容貌国色天香、身材高挑火爆、打扮性感时尚的美女映入眼帘。

美女看见魔气时,并没有露出惊慌恐惧。她骤然奔跑过去,雷厉风行,右手突兀燃烧起一团犹如火焰般的紫光。

郎钧见状,大吃一惊。

美女停在距离魔君约莫二十米远的地方,正气凛然道:“魔头,今天你遇到本小姐,算你倒霉,速速受死吧!”

魔君早已感应到美女的气息,蓄势待发的他突兀改变攻击目标,杀气腾腾冲向美女,嚣张道:“小妞,是你自己来送死吧!”

美女面不改色,蹬地而起,用那缠绕着紫光的拳头砸向魔气。

砰~

紫光和魔气相撞,登时爆炸开来,激荡出磅礴的气劲。同时,美女左手的佛珠手链突兀闪起一道强盛的金光,魔君当即被震退,而美女则失去平衡,重重坠落在地,颇显狼狈。

“哈哈哈哈哈,跟本魔君作对,只有死路一条。”魔君得瑟地大笑起来,但内心深处却有着一抹畏惧,畏惧美女那佛珠手链刚才释放出来的金光。

美女娥眉紧蹙,吃力地站起来,凝重地看着魔君。刚才她发现离这里不远处的山峰出现异象,于是开车赶往那里,没想到路经这里时竟遇到了一个魔头。

郎钧看得出美女根本不是魔君的对手,而且感应到魔君的气息逐渐变得强大。

猛然间,魔君显形,但不敢逼近美女,他边凝聚出噬魂枪,边阴森森道:“小妞,贡献你的肉体和灵魂为本魔君恢复功力所用吧!”

话音一罢,噬魂枪呼啸而出,直奔美女。

美女眼疾手快,往后一跃,轻松躲避开来,但魔君气势如虹,接二连三凝聚出噬魂枪,瞄准美女夺命而去。

砰砰砰~

美女身轻如燕,每次都能轻松躲避开来,但在郎钧眼中,那美女无计可施,她那佛珠手链虽然可以护主,但消灭不了魔君。

郎钧犹豫片刻,做了一个决定。

哧~

郎钧咬破右中指,耗损仅剩的精血,施展禁术——天圣灵光封印!

郎钧虽然可以再施展一次天圣灵光或天圣灵光掌,但无法消灭魔君,他决定孤注一掷,如果无法封印魔君,那自己和那美女都会被杀死,与其被杀,倒不如把魔君暂时封印在自己体内,先把燃眉之急解决了再说。

电光石火间,郎钧连结印法,全身金光大盛,闪烁不已,遮天蔽日。

那美女看见了,魔君也看见了,但反应不一样,前者是惊讶,后者是畏惧。

“小子,本魔君不会让你得逞的。”魔君发狂冲向郎钧,浑身黑气释放到最强状态,打算全力一击。

嗖~

嗖~

嗖~

金光狂闪,发出一道道磅礴的气劲。

魔君大惊失色,急忙运转魔气抗衡。

在金光的冲击下,魔气无法凝聚起来,逐渐被郎钧吸入体内。

渐渐的,金光逐渐减退,郎钧身上不断传出魔君发狂的声音:“我不服,我不服!我一定会报仇的!”

“等你有本事冲破封印再说吧!”郎钧镇定自若,双手紧紧连在一起形成长方形的拇指、食指和中指结了一个反印。

呼~

成功将魔君封印在自己的丹田里,郎钧松了一口气。

噗~

忽地,反噬如万马奔腾般涌现,郎钧忍不住吐出一抹血水,紧接着失去意识,晕倒在地。

美女见状,连忙跑过去。

……

明媚的阳光挥洒而下,透过窗户落入房间。

躺在病床上的郎钧突兀醒来,紧接着闻到浓郁的消毒药水味,他坐起来看了看四周,一下子便看出这里是病房。

郎钧回想了一下,猜测是那美女送自己来医院后,下了病床。

就在郎钧脱掉病人服,房门突然被打开。

吱呀~

曾经和魔君对抗过的美女出现在门口,她捧着花瓶,看见只穿着内裤的郎钧时,俏脸瞬间泛起一抹羞涩的红晕,急忙关门,背对着房门。这是她出生二十三年以来,第一次看见只穿内裤的男人,免不了呼吸急促,心跳加速,一阵慌乱的同时,不禁回想起来。

他的身体是那么的硬朗,结实的肌肉分布均匀,仿佛散发着魔力似的,男人看见会妒忌羡慕,女人看见会痴迷陶醉。

被美女看见自己现在这副模样,郎钧神色自如,颇显无所谓,穿好衣服后去了开门。

房门被打开,美女仿佛不知道似的,背对着房门,没有转身的迹象。

“喂。”郎钧轻轻拍了拍美女的香肩。

啊~

美女尖叫一声,被吓得连花瓶都丢了出去。

郎钧眼疾手快,神速移动接住了花瓶。

“我吓到你了?”郎钧说道。

美女点点头,又摇摇头,颇显矛盾。

郎钧微微一笑,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差不多一天。”美女回道。

“谢谢你送我来医院。”郎钧礼貌道。

美女按捺着紧张的心情,微笑道:“不用客气。”

郎钧把花瓶还给美女,果断道:“我走了。”

美女闻言,微微一愣,有些失意。自己好歹是一枚大美女,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追求自己,但眼前这个男人倒好,不但不搭讪多几句,还很心急着走,好像不喜欢和自己呆在一起似的。

“那个魔头是不是被你封印在体内?”美女问道。

郎钧点点头。

美女又道:“那你岂不是很危险,我师父是佛皇门的高僧,他一定有办法帮你消灭那魔头。”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你不用担心。”郎钧胸有成竹道。他虽然不知道佛皇门是什么门派,但从名字来看,或多或少能猜出和什么有关系。

美女颇有微词,在她眼中,郎钧不是自信,而是自大,在逞强。

郎钧刚转身,美女主动道:“喂,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柳诗瑶,柳叶的柳,诗歌的诗,瑶琴的瑶。”

郎钧闻言,转身道:“我叫郎钧,郎才女貌的郎,雷霆万钧的钧。”

“啊,对了。”柳诗瑶脱掉佛珠手链递给郎钧,说道:“这是我师傅给我的护身法器,应该可以压制一下那魔头,我送给你护身吧!”

郎钧迟疑片刻,收下了佛珠手链,谢道:“那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柳诗瑶笑靥如花,让郎钧看得有些痴迷。

随后,郎钧转身离开,柳诗瑶看着他的背影,对他的身份感到十分好奇。

他是玄盟的人吗?还是驱魔队的人?

……

郎钧心急地离开医院,十年不见,不知道父母现在怎样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郎钧在热闹的街道上快步行走,突然停在一间小吃店门口,目光落在背对着他正在看着电视孤单地吃饭的中年女人身上。

中年女人头发干燥,背影略显佝偻。

郎钧虽然看不到这中年妇女的正面,但一眼便认出是自己的母亲。

须知,这小吃店是郎钧的母亲秦芳所开。

郎钧眼中泪光闪闪,突兀低沉道:“妈~”

秦芳摇摇头,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但声音再次响起。

“妈~”

秦芳这次听得很清楚,转身看向门口,瞧见郎钧时,她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事实,颤声问道:“小均,是你吗?”

“妈,是我,我回来了。”郎钧跑进小吃店,跑到母亲面前。

秦芳起身紧紧抱着郎钧,热泪盈眶,生怕这个失踪了十年的儿子离开自己,生怕这只是一个梦。

这十年的辛苦生涯,郎钧早已从当年十七岁那文弱少年蜕变成铁骨铮铮的男子汉,锤炼得无比坚强。在异界时,他流过血,也遇到过生命危险,但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可是在这一刻,竟泪如雨下,哭得像是小孩子一样。

“妈,对不起。”郎钧哽咽道。

“知道回家就好。”秦芳搂着充满温暖的郎钧,失去了希望的日子重新亮起了曙光,十年来,她苦苦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郎钧拭擦去泪水,而后边拭擦去母亲的泪水,边说道:“妈,再哭就不漂亮了。”

“妈不哭,不哭!”秦芳拭擦去脸上的泪水后,问道:“小均,你吃了晚饭没?”

咕~

不用郎钧作声,他的肚子主动做出回应。

秦芳闻言,微笑道:“妈现在进厨房给你煮一碗大大的馄饨面。”

“妈,我帮你。”郎钧柔声道。

秦芳点点头,颇感安慰。

儿子变高大了,变强壮了,变成熟了,也变得孝顺了。

……

郎钧边吃着馄饨面,边问道:“妈,爸去了学校吗?”

“你爸今晚要看晚自习。”秦芳回应完,问道:“小均,这十年来你去哪了?”

“妈,我不想说,而且说了你也未必相信,我也不想编藉口骗你,你就别问了。”郎钧说道。

“好好好,妈不问,妈不问。”秦芳说道。在她眼中,儿子为什么失踪了十年已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现在回来了,一家团聚了!

……

郎钧的家在一个小院子里,离他母亲的小吃店不远,大概十五分钟的脚程。

回到小院子,郎钧发现这里的变化不是很大,唯一的一栋楼房还是那么破旧,不知道还住着多少邻居。

回到家,郎钧发现客厅几乎没有变化,只是换了一台液晶电视。

郎钧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接到妻子电话而得知儿子回来的郎文刚从学校赶回到家。

郎钧看见父亲时,叫道:“爸。”

郎文连门都不关,怒气冲冲走到郎钧面前,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骂道:“臭小子,舍得回来了?”

秦芳见状,急忙走到郎钧旁边,摸了摸他那被打得发红的左脸,关心道:“小均,痛不痛?”

郎钧摇摇头,也一点都不恨父亲打自己。

秦芳转身不满地看着自己的丈夫,说道:“好端端的,你干嘛打儿子?”

郎文闷哼一声,严肃看着郎钧,颇显关心地问道:“这十年来你到底去了哪?”

“爸,我不想说。”郎钧说道。

“你……”郎文气急,又一巴掌扇向郎钧,但及时被秦芳挡住。

“你再打儿子,我就跟你没完。”秦芳吓唬道。

郎文收回右手,转身气冲冲走出家门。

“妈,我去追爸。”郎钧说道。

秦芳拉住郎钧的手臂,说道:“别追,他就是一牛脾气,让他自己反省反省。”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爸是刀子嘴豆腐心。”郎钧说道。

秦芳欣慰一笑,说道:“那你去吧!。”

“嗯。”郎钧点点头。

……

郎钧的家在五楼,他神速来到楼下,在院子门口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不是父亲的,还会是谁的?

“爸。”郎钧远远叫道。

郎文闻言,停了下来,转身看向郎钧,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幕幻象。儿子十七岁时的身影逐渐变得高大、成熟、稳重、自信,逐渐逼近自己,最后停在自己面前。

郎文虽然板着脸,但心情无比激动,儿子回来了,他岂会不高兴。

“你来干嘛?”郎文故作严肃道。

“爸,对不起。”郎钧内疚道。

郎文闷哼一声,严肃的表情瞬间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和蔼可亲,他拍了拍郎钧的肩膀,柔声道:“知道回家就好。”

郎钧闻言,双眼一红,泪光闪闪。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猎魔天师》为作者黑式 原创小说作品,由新程文化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猎魔天师》为网站作者黑式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猎魔天师》是一篇精彩的玄幻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