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玄幻 > 无所不能
已完结

《无所不能》

无所不能小说

作品授权: 新程文化

分享

一个男人,无数个女人,不是他要征服她们,是她们要征服他,真累啊。一瓶神水,无数的人趋之若鹜,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东西,危局一个接一个,谁才是最后的赢家?生与死,得与失,谁来界定?你,你来决定。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爱情 惊悚 草根 创业

查看全部章节

《无所不能》正文内容

第一章 谋杀

吴晴莨穿着黑色海豹皮潜水服静静地浮在清澈无暇清凉如冰的西湖水面上,如一片扁桃树叶,脸部浮肿如球,双眼泛白,恐惧的眼神,如同看到埃及金字塔前那个狮身人面兽。

吴晴莨的照片极美,如成熟的水蜜桃,生前一定是个美人。

西湖公安局最出色的高警官,身高155公分,腰围30.5公分,裤长27.5公分,前额的头发剩下不多了,从头顶处生出几根特别坚强不屈、特别给他面子的长发,有点象三毛,比三毛多几根,经常往他鼻子处坠落,这成为他的标记。高警官拿着女尸的照片把自己关在一间隔音设备十分完美的审讯室里,嘴里咬着一支浅青色的铅笔,双手摆弄面前一张张如同扑克牌似的现场相片,以时间为引线,拼成一条完整的线索,加上调查回来的所有口供和细节,他的头脑中渐渐幻想出一幕幕如电影一样的场景,这是他破案的秘密和绝技,是他成名立万无敌于江湖的必杀技:

2008年夏,某夜。

雷声轰隆,大雨滂沱。

晚上八点十分。

西湖孤山脚下。

一间普普通通的民房里,姬志远正在对着一张破旧的纸张喃喃自语:“千年灵芝、冬虫夏草、百年人参、三点金草、一枝黄花、二叶红薯、江南星蕨、兖州卷柏、黄花远志、死人、、死人什么?死人什么?头骨?手臂?尸水?骨灰?老祖宗啊,到底是死人身上什么东西?!”男子前面是一个香炉,香炉后面是几个祖宗牌位,香炉里此时香火燎绕。

“老姬,猜什么猜!别猜了,猜了三十年了,压根就是一个没用的方子!”大厅外吴晴莨正往桌面上摆放精美芳香的菜肴:香辣酱香骨、重庆口水鸡、糖醋素里脊、香酥鳕鱼块、紫苏炒田螺、、、

姬志远长叹一声,小心地折好那张破旧的纸片,放在祖宗牌位下的一个黑色盒子里,扣上一把锃亮的老式铁锁,用一块与桌子同色的浅黄色桌布盖住,然后向祖宗牌位拜了三拜,才心事重重地走出房间来到大厅,抬头看了看墙壁上挂满一屋子的锦旗——中间那张有些发黄,上面布满灰黑色的灰尘,但那几个金黄色的字依然显眼:华佗再世,百年不遇。他记得这是1980年他二十岁时得到的人生第一张锦旗,其实当时自己刚刚出道,恰巧遇到一个拉了一个月肚子的小孩,那小孩十岁左右,瘦骨嶙峋,象是整天在山上放养的野鸭子,全身没有三两肉,小孩父母走遍大小医院,都止不住那稀稀拉拉的如同意大利拉面似的拉稀。他知道,世上能治这种病的人只有一个,世上能止住这小孩拉稀的药只有一种,他当即悄悄附在那个小孩父亲耳边,说了一句话,那小孩父亲半信半疑。

他十分肯定地告诉孩子父亲:如果没有效,小孩子之前所花的钱由他来付,如果有效,他只收五分钱。五分钱,哈,这相当于当时一碗粉的价格。三天后,那小孩的父亲便送来这副锦旗,还有一块钱,并带着全家人向他叩头,泪流满面的。

靠近它的,是一副草书:扁鹊重生,天下无双。他其实更喜欢这一副,这副字飘逸如桂林的山水,功法深厚如阿塞拜疆的山谷,最重要的是,它一语道出了他胸中的志向——天下无双。他记得当时治好了一个书法家几十年的皮藓,书法家便草书一副送给他。他后来听说那个书法家自从皮藓好之后,竟然再也写不出如阿塞拜疆的山谷这等功力的字帖了,真不知是好是坏。

“天天看,天天看,你烦不烦,过来,拿饭碗来,还有筷条,筷条已经有一支了,你就拿两对加一支出来,干脆一起装好饭再端出来了,雨菲应该要回来了。这鬼天气,平日里晒得屁股冒烟,今天却是大风大雨,还打什么雷,要不,你出去看看,女儿是不是摔哪了,怎么八点多了还不回来?”吴晴莨边打上车螺介菜汤边说道。

姬志远是远近闻名的神医,吴晴莨是他妻子,是个专业的潜水员。(高警官从嘴里拿出铅笔,在吴晴莨的相片上写上“专业潜水员”几个字,然后在后面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继续往下想像。)

姬志远看到妻子手中青绿色的汤水,还有那脱了壳雪白粉嫩的螺肉,突然如梦初醒,大叫一声:“有了!肯定是死人的尸水!”他脸如花开似地跑进房间,打开柜子,拿出一只大瓶子,加入几种粉末,突然停下,怔怔地出神,自言自语道:“这尸水,却是去哪找呢?”

姬志远快步走出房间,来到大厅,急道:“你经常在西湖潜水,有没有看到死人?”

吴晴莨放下汤盆,在围巾前面擦了擦双手,面色铁青,脸一歪,骂道:“叫你拿饭拿碗,你却问我什么死人?你拿起刀,往脖子一抹,想要什么没有?干脆我来得了,免得哪天变成疯子!”

吴晴莨走进厨房,捡拾碗筷,咣啷咣啷响。

姬志远双眼发直,一直以来,自己做些什么事,妻子从来都是用这种阴阳怪调应对,他已经习以为常,又有哪对夫妻结婚三十年后还能相敬如宾?姬志远当即走到门后面拿下黑色的雨衣披上,从鞋柜上拿过大号电筒,打开门。(高警官拿笔在姬志远的相片上写下几个字:杀人动机?不可能。)

吴晴莨出来时,恰好看到他跨出门,以为他是去找女儿,当即叮嘱道:“带多一件雨衣去,雨太大,可能雨菲没带伞。”

姬志远头也不回,低沉回应一声:“我去找找看,有没有死人浮在水里!”便走进滂薄大雨中。

吴晴莨顿时大怒,气得大骂:“你干脆就死在西湖算了!这么晚了去找死人?!有病!别回来了你,死了算了!”她看到地上有一只老解放鞋,当即捡拾起来,狠狠扔到雨中!

姬志远当做没听见,一路前行,向白堤走去。雨势如决堤的山洪,肆无忌惮,随心所欲,跟随风势,大笑着左冲右突,又如从五行山困了五百年终于挣脱的孙悟空,在骂骂咧咧中翻云覆雨。

“妈,我回来了,您怎么又在骂爸爸了?爸爸,我回来了!”门口跑进来一个穿着白衣蓝裤,扎着马尾的清丽少女,脸上两只酒窝,左边深而大,右边小而浅,丰满的脸蛋白果一样雪白。身材出落得如西湖的荷花,令人口水直流。

吴晴莨脸一松,嘴一咧,之前的怨气一扫而光,上前帮女儿拿过雨伞,收起来,到门口外抖落上面的水滴,然后挂在门后面,转身对女儿说道:“小美女,考完了?考得怎样?你看看,不让我们去接你,淋一身的雨,是不是又和同学在西湖玩了?”

少女正是姬志远和吴晴莨的独生女儿,叫姬雨菲,刚刚高考结束。

姬雨菲脸一红,听到妈妈叫自己小美女,她竟羞涩起来,撒娇道:“北大上不了,至少上浙大,您放心吧。”

吴晴莨拿来一条浴巾,帮女儿擦头上和后背的雨水,在她脸上一拧,大笑道:“真的?太好了,今晚我们全家庆祝一下。”她突然发现女儿长得妖娆如柳,竟是不输当年的自己,忍不住赞叹道:“你妈妈当年可是西湖第一美女,不过,从今天开始,这个称号,不得不送给你了!”(高警官轻叹一声,看相片上的死者,年轻时竟然与许晴有几分相似。就算是死前那一张照片,也是丰韵犹存。在他办过的命案中,多数死的都是漂亮的女人,红颜薄命,再一次以真理般的事实告诫世人,漂亮的女人,多半是伴随厄运。高警官看了一眼姬雨菲的相片,心中不禁一跳,无论从身材还是气质还是相貌都像极了一个名人,是谁了?他竟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只好再继续往下想像着当时发生的事。)

姬雨菲听到妈妈开心的夸奖,内心如同喝下了十万大山上的十公斤蜂蜜,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如一支英国巧克力制成的箭突破空气,穿透肌肤,砰一声,射中她还在充满幻想和未知的心灵。这种感觉,只有当班里那些男同学偷偷投射过来炽热甚至是焰火、炮火似的目光时才会如洪水般涌流而过。

姬雨菲眼角一扫,突然大叫起来:“哇噻,妈,这是什么?香辣酱香骨!重庆口水鸡!糖醋素里脊!还有香酥鳕鱼块!哇,还有紫苏炒田螺!”

姬雨菲前跨一大步抢到桌边,右手一夹,夹起一块香辣酱香骨,放入嘴中,一阵又辣又香的滋味顿时充溢她的口腔,一股久违的味道如蚯蚓穿入松软的泥土里,弯弯曲曲从口腔向她的四肢八脉延伸渗透,最后形成一股暖流冲击她的心。

吃到妈妈做的菜总是令她十分激动,她记不清是多少年前吃过一回,应该是十年前,当时自己才八岁,也是这么个下雨天,恰好是自己的生日,妈妈第一次做了这道菜,她记得十分清楚,一盘香辣酱香骨,全是她一个人吃光,还拿起盆子舔了个干干净净。然后那种香辣酱香骨的味道似乎就变成她身上的味道一样,不时会冒出来,让她流满一嘴的口水。

吴晴莨默默地看着女儿的吃相,泪水悄悄滑落。女儿十八岁了,却还像小时候一样,依赖妈妈,似乎在她眼里,妈妈永远不老,妈妈永远有爱,妈妈永远陪在她身边。可是,吴晴莨十分清楚,世事多变,今天活着,不等于明天还活着,现在活着,不等于下一秒钟还活着。如果万一,万一有一天,自己离开了,永远离开了,女儿,你怎么办呢?谁还会做这些菜给你吃?谁还会象妈妈爱你一样爱你?谁能告诉我你过得怎么样?吴晴莨不知为何,内心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伤感,冥冥之中,似乎有一根线轻轻从她的心底拉扯出这些奇怪的念头。

她转身拿起手机,拔打姬志远的电话。

“女儿回来了,快回来吃饭!”吴晴莨没好气地说道。

“吃饭?等不到死人,我就让自己饿死在这里了!”电话里传来一阵盲音。

吴晴莨看着手机,气道:“那就饿死吧,神经病!雨菲,我们自己吃。”

姬雨菲拿过手机,重拔:“爸爸,我回来了,你在哪?回来吃饭了。”

“什么那么啰嗦,神经病啊你们俩!”电话又挂了。

姬雨菲突然眼里涌出泪水,呆呆地看着手机,手中的香辣酱香骨掉到地上。

吴晴莨知道老公定然也骂了女儿,他对于那张方子上最后那一味药几乎走火入魔了,三十年来如同吸毒品一样,可今天女儿刚刚高考完,很久不回家了,本来兴高采烈的,却被这张药方害成这样,她胸中涌起一股澎湃的气流,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走进房间里,从那个黄色的盒子里拿出那张发黄的纸片,三下两下撕成粉碎,丢到地上,再狠狠踩上几脚,走到外面,气道:“雨菲,我们自己吃!”(高警官在一张空白纸上写下几个字:药方?十分宝贵的药方?)

再美味的东西,姬雨菲都感觉不到了。

姬雨菲十分勉强地吃完饭,帮妈妈刷碗,一直强装出一丝丝如水波纹一样的笑容。她心里十分落漠,对于爸爸,她有些陌生,似乎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得到爸爸的爱,他总是忙忙碌碌地在自家诊所里救人,却似乎不知道,他的女儿其实也有病,这种病,没有解药,只有爱才能拯救。她感觉自己一直以来如同丢失了一只肾,摸上去,空空荡荡,却不知道该如何把丢失的肾找回来。她以为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一所好大学,爸爸一定会改变对她的态度,一定会把丢失多年的肾还给她。可是,今晚爸爸的态度如喜马拉雅山上的万年雪冰,纵然遥不可及,纵然高不可攀,也把她的心冰封成绝望的凝固。姬雨菲默默地走进自己的房间,轻轻关上门,扑在床上,轻轻抽泣。(高警官仰起头,眼眶不知何时如广西山区里的蓄水池,满满的,终于滑落。他离开桌面,拿起电话,拔打给自己十六岁的女儿。)

半夜三更。

姬雨菲听到父母的房间里传出一阵吵架声。

只听父亲威胁道:“你去不去?不去,就得死!”

姬雨菲心中如中了一剑,她不知道半夜三更,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父亲会逼着母亲去哪里?父亲何时回来的,她竟一点都不知道。而且,听父亲的口气,竟是想要了母亲的命?天啊,难道父亲疯了吗?之前去找死人,现在却是要杀人!

只听母亲回应道:“死就死,我死也不去!”,声音充满疲倦,如同从沉闷的地窑里传回来。

姬雨菲知道母亲一向刚烈,她说不去,定然是不会去的,而如果她不去,必然是十分令她反感的事,姬雨菲急忙起床,穿衣。

父亲咬牙切齿道:“你真不去?信不信我一刀过去!”

母亲嗤一声,说道:“你有胆量就杀了我!我活着跟死了有什么区别?”

姬雨菲悄悄来到父母房间的后窗,抬头往里看,却被窗帘挡住了,只看到父母的影子。

父亲气道:“已经找了十几年,就剩下三潭映月那一带了,说不定今晚就可能找到了,你发什么疯!你到底想怎样?”

姬雨菲心中如同装满了浆糊,越听越是糊涂,不明白父亲口中说要找的东西是什么,为何竟然找了十几年还没找到?而且似乎还非要母亲去找才行?三潭映月?那里会有什么东西?

母亲哭道:“我想怎样?我能怎样?我只想做个正常女人!我只想陪着雨菲!我只想呆在家里!我不想再为了你所谓的天下无双的梦想再去找那鬼东西了,绝不会了,从现在开始!”

姬雨菲眼角一湿,心中热乎乎的,她第一次感受到妈妈对自己的依赖,如同大地对树木的依赖。难道妈妈这么多年来都过着不正常的生活?姬雨菲从小就极少能和妈妈睡在一起,每天晚上醒来,身边总是空空如也,无论她怎样哭叫,妈妈都不会回来陪她,她总是哭了睡,醒了再哭。她问过妈妈,为什么晚上总不见她,妈妈一脸无奈,一脸苦笑,说是上班,上夜班,等到她长大了,妈妈就不用上夜班了。现在,她已经是成人了,妈妈难道不想去上夜班了,而爸爸却硬逼妈妈去?不对,妈妈说是为了父亲的所谓“天下无双”的梦想去找一个鬼东西,父亲的梦想为何要妈妈找到那个鬼东西才能实现?

父亲长叹一声:“找到了,你正常,我也正常了。快走吧,还有三个小时天就亮了。”

母亲突然吼道:“姬志远,你算什么男人,半夜三更的,还下着大雨,你却逼着老婆去西湖潜水!有本事,你自己去找,又不是我想要那鬼东西,凭什么要我去找!我已经帮你找了十五年,十五年!从今天起,我过我自己的生活,再也不会帮你找了!”

姬雨菲感受到母亲强烈的愤怒气息如战场上空投下来的炸弹,爆炸只是迟早的事。她有些担心起来,她长这么大,从来没见母亲用如此强烈的口气和父亲说话。窗帘不知为何竟然掀开了一个角落,姬雨菲透过那个口子,看到了屋里的一切。

只见父亲突然上前捂住母亲的嘴,气道:“你那么大声干嘛,你不知道这是秘密吗?我叉死你!”

姬雨菲睁大眼睛,看到母亲不停挣扎,而父亲竟然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姬雨菲心跳加速,六神无主,喊又喊不出,叫又叫不出,只有眼泪一味往下流。

母亲挣扎着,挣脱开父亲的手,打开房门,大叫:“来人啊,姬志远要杀老婆了!”

一个响雷辟叭一下轰然一炸,一道闪电张牙舞爪地撕破夜空,伸延到西湖水面上,如同地球外的太空中冒出一头巨大无比的蛇仙,企图用它的舌头舔一下地球这个如蛇蛋一样的怪物。

父亲把母亲一拉,一摔,把门重重关上。姬雨菲看到父亲的眼睛如同阿尔卑斯山爆发的火山一样,燃烧着怒火。这种眼光,让她恐惧和惊慌,她不想让父母的战争延续下去,急忙冲向门口。(高警官停下想像,来回踱步,他在心里不停地问自己:难道,姬志远此时就杀了他妻子?可是尸体并没有任何外伤,没有任何被叉死的迹象,而是中毒而死。难道姬志远趁此机会让吴晴莨喝下有毒药的东西,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太简单了。可是从尸检报告来看,吴青莨却不是喝下毒药而死的,而是突然遭到一种有毒东西攻击,然后又去潜水,在潜水过程中毒性发作而死亡。那这个姬志远到底是不是凶手?如果他就是凶手,他用的是什么手段?况且,他们的女儿就在窗外,她怎么可能任由父亲杀死自己的母亲?高警官竟无法再幻想下去,他突然将目光停留在一张俊美脸孔的年青男子的照片上,周志高?一个在读大学生?小时候在西湖发生过一起奇异的溺水事件?最后死里逃生?高警官当即收拾好材料,放入一个黄色的档案袋里,走出了审讯室。)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无所不能》为作者海木火山 原创小说作品,由新程文化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无所不能》为网站作者海木火山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无所不能》是一篇精彩的玄幻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