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古代言情 > 九霄与君谋
已完结

《九霄与君谋》

九霄与君谋小说

作品授权:磨铁中文网

分享

  • 授权: 磨铁中文网
  • 分类:古代言情
  • 字数:86万
  • 更新时间:2018-05-15

盛乱交替,雄才辈出,古老世家的后裔相继回朝,各自为阵,在诸华掀起滔天巨浪。 一场鸿门宫宴,一支紫玉长簪,昭王周天熠引豪族之女秦颂入局,她迫不得已步步深陷,再回首,却已与他脱不开干系。 皇天不负真心,荒土长载厚德,人定安胜天命。 生逢其...

举报本书

查看全部章节

《九霄与君谋》正文内容

章一、昭王凯旋

朝阳初升,整个京周都笼罩在一片灿烂的红霞之中,倚在城楼一隅的锦衣男子墨发飞扬,侧头注视着远处官道上浩浩荡荡列队而来的精锐之师,甚是赞赏地扬眉一笑,光影翻转,他的眼中满是与霞光辉映的异彩。

眼见着大军即将进城,他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阁楼背光处的阴影中。

月前,一道千里捷报激起京周城内千层浪。四方大胜,三国议和,主帅周天熠从即日起拔营启程,班师回朝。

今日,京周的四道城门齐开,正是为了迎接周天熠及西北军五千精锐回京觐见,面圣述职。伴着朝阳初升的淡淡金辉,五千精兵由城郊一路顺着中轴长安街向皇宫门口行进,井然有序,在队伍最前列骑马率军的青年一身戎装,英武之气萦绕。

沿街而立的压压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领头的将军,惊呼:“咦?那是岳二将军呀,怎么不见昭王殿下?”

这位昭王正是西北军的主帅周天熠,他是先皇第九子,幼时混迹军营,十二岁出宫立府后就随左右将军从军而去,十六岁在三国战场以一当千一战成名,之后更是立下军功无数,是四方当之无愧的战神,深得人心。

胜利之师回京却不见主帅在列,引来沿街百姓你一言我一语的纷纭猜测。有人说昭王在战时负伤正在休养,也有人说昭王暂留边关以防时局变故,还有人说昨日在城门口看到了先行匆匆回城的昭王……

听着周遭七嘴八舌的议论,街角不起眼处马车内的蓝衣女子只勾唇低低一笑,眼神中有无奈也有无辜,若她所料未错,昭王殿下未在率军之列的真实原因,其实……简单得很寒碜。

“哎,小姐,咱们与昭王殿下定的时间是下午呀!殿下明明有时间率军进城朝觐吧,这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吗?”望着自家小姐在那发笑,同车的丫鬟禁不住好奇问道,对于一个军人来说,打了胜仗之后的封赏是对其功勋的肯定,难道昭王殿下不在乎?

“月笙,你就不允许别人有点别的事耽搁一下吗?”听了身边丫鬟的疑惑,蓝衣女子笑得更开了,不过她没有解答,以月笙的机灵不会想不明白。

见看热闹的人散了,她向车外吩咐:“徐伯,走吧,该去乐申街了。”这一耽搁,盘账的时间就有点紧张了,况且之后还要跟另外几家铺子的掌柜见面做些商谈。

“是,小姐。”老车夫应了一声,扬了扬马鞭,稳稳地驱使着马车向城东南的闹市而去。

昭王前日便到了京郊,在京郊黑市的神秘当铺“禾氏”约当家一叙,说要谈笔大买卖,而“禾氏”主事的二当家常常不在店中,因这回客人身份特殊,伙计就去寻了大当家秦颂。

秦颂得了消息后装作不知他昭王的身份,差人传话,故意把这商谈的时间定在了周天熠凯旋回京的当日午后。这时间看似对上午的朝觐、述职和封赏没有影响,其实满是刁难的意味。

京周城是四方国都,同时也是四方最大的城池之一,从皇宫到偏僻的京郊黑市,即便是骑马无人阻隔至少也得半个时辰。封赏是四方奖励功勋的大事,程序繁琐,按理得持续到午时饭点,然后天子便会施天恩,举行庆功宴,而庆功宴会到什么时候结束,就是个无底洞了。

所以,倘若昭王参加了今日的封赏,哪怕封赏结束能够全身而退地出宫直接往黑市赶,也很有可能会赶不上约见的时间。

“不过是试探一下诚意罢了,没想到他真连述职封赏都不去了。”车外仍有人对昭王的缺席议论纷纷,秦颂撑着脑袋侧头瞥着窗外不断变换的人和物,不由自主嘟囔了起来。

“小姐,你说什么?”

“啊?”秦颂回过神,发现自己似乎未加思索就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灵机一动,连忙找了个转移注意力的话题搪塞一下,“我是说,昭王殿下的大买卖,恐怕不好做。”

两者相较以重为先,可见昭王对这次会面的重视,不,或者说,昭王对这笔买卖非常在意。

“不好做咱们可以拒绝嘛,哪有强买强卖的呀?”

秦颂笑这月笙的思维还是在正常的商贩交易上,摇摇头叹道:“月笙,你还是不懂黑市。”黑市有暴利,同时,黑市也有自己的规则,强买强卖可是相当正常的。

秦颂本还想多解释几句,可马车已经停了,“你若是得空,可以跑跑黑市,跟着月盈好好感受一下。”说完,她就起身整了整衣襟,先于月笙下了马车。

京周四市皆有七街九巷,乐申街居东南闹市,是这国都内数一数二的繁华大街道。

秦颂的家族“秦氏”作为绵延百年的商贾之家,手里自然有不少铺子在这里。

早先几年,秦家主秦淮还会顾管京周的生意,而近几年,长子秦风日渐成熟,长女秦颂崭露头角,他便大手一挥把秦家在四方国内的大半产业放心地交由儿女打理,而自己则带着妻子楚氏去到邻国五更和九绕,继续为家族开拓事业。

这段时间,秦颂的大哥秦风忙于四方南部淮扬的药酒生意,所以京周这片的责任都落到了她身上。每月初一至初五,秦颂会到京周秦家手里的各个铺子里盘账,今日三月初一,恰好轮到乐申街。

秦颂精明,盘账快而准,遇到笔误还会指出,久而久之,铺子的掌柜们都不敢在小姐的手下偷米食粮,不过今天……

“杨掌柜,看来一年多的时间没能让你弄清楚秦家的规矩。”秦颂把杨氏米粮行的总账轻轻往桌上一丢,眼角带笑盯着露出不解神情的中年男人。

原本秦家在京周的产业不涉及米粮,因此一年前秦颂收购下快支撑不下去的杨氏米粮行时,一时间没有合适的新掌柜人选,杨掌柜的经营手段还算过得去,也就没有急着调换店铺的人手。

“小姐,秦家重守诚信,谋利有度,小人是知道的。”杨掌柜搓搓手,恭敬地躬身答道。

“月笙,去库房把前年六月起的细账拿出来。月落,去拿个算盘来。”见杨掌柜不打算交代,秦颂不气也不恼,在米粮行门口拉了把椅子款款坐了下来,“本小姐今天就好好为杨氏米粮行算算账。”

秦颂的话一出口,杨掌柜险些笑出来。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他执掌这店十年,米粮行的细账记下的是每天的每笔买卖,多如牛毛,这要是盘点起来,哪是一个上午能核对完的?秦家小姐即使再有能耐,也不过一介女流,这未免太不自量力了。

“月笙,准备好笔墨。”秦颂丝毫不在意杨掌柜的表情变化,自顾自摆起了架势。

“是,小姐。”月笙会意地取了笔墨在一旁候着,心下偷笑,她家小姐的本事还没当街露过,杨掌柜与小姐接触得不久也不多,必是不知,一会儿恐怕他这眼珠子都能看得掉到地上。

秦颂一手翻账簿,一手打算盘,一边翻一边如流水般报出米粮行每日进出,没有在任何一页上多停留。原本只有寥寥几人因了好奇停下脚步,现在围着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月圆不得不跑出去拦着围观的人,不能让他们挡了小姐的光,更不能让他们离小姐太近。

账目越报越多,越报越快,杨掌柜除了对这盘账速度表现得很惊讶外,只静静地在一边候着。

随着秦颂手边的账簿越堆越高,在场的人多是面露疑色。这都快查完一整年的了,也不见端倪,秦家小姐莫非是闲来无事出来消遣手底下人的?

“七月……”待翻到去年七月的账目时,秦颂的速度忽然慢了下来,核对完的日总账和月总账都已被月笙记录在册,然而秦颂却又反反复复地在这月行行列列的账目间翻来翻去,目光扫过的速度极快,脸上的表情依旧,着实让人看不明白她的想法。

似是没发现什么,她把七月的账簿往手边一放,又拿过一本八月的继续翻。

……

“广寒,你说……把王府的那些产业交到专人手里打理,会怎么样?”周天熠撑着脑袋坐在米粮行斜对角的望月楼中,侧头饶有兴味看着街头盘账这出闹剧。他坐的位置恰好比一楼高了半个楼梯,能够清楚看到盘账女子专注的神情和灵活的手指,算珠起落,一笔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恍然间,仿佛街上的一切吵闹都归于宁静,天地间只剩下他与她。

“啊?专人打理自然赚得比现在多啊。”周天熠的近侍广寒理所当然地回答,主人常年不在京周,王府的产业现在都是两位管家在做主,两位管家虽然把昭王府打理得井井有条,经营方面还是比不上那些在生意场上摸爬滚打的老手。

半晌,他的脑子好像又转了弯回到了正道上,“主、主子,你在说什么啊?你为何让岳将军代替率兵回城啊,将士们可都盼着你在御前接受封赏呢!”

虽然跟随周天熠多年,广寒仍无法理解主子这两日的行为有何深意。

昨日正午,主子差人回京递了亲手书写的述职文书,并推说身体染病,有损军威,晚几日再回京,今天觐见由岳义常将军代劳。而今日清晨,又独自上城楼等待大军,可也只是远远看了一会儿,就到这望月楼叫了壶茶和几盘点心,一直坐到了现在。

周天熠没有分一点目光给身边的侍从,自顾自继续说道:“回头去调查一下那位姑娘。”

“主子?将士们可都盼着你在御前接受封赏呢!”

广寒又把先前的话重复了一遍,周天熠这才转回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没、没事。”广寒一愣,主子的行事和考虑什么时候需要给自己解释了?自己之前的言语满满都是逾越,他立刻低下头不说话了。

他知广寒心中有疑惑,这仗苦苦打了那么多年,现在终于天下太平了,率兵接受封赏的人居然不是聚拢军心的主帅,任谁都会心生不满。

周天熠在军营里可以说混了十多年,对四方这一套庆功封赏体系也算相当熟悉了。述职之后是封赏,封赏之后还有庆功宴,庆功宴上指不定还要被满朝文武抓着盯着祝贺敬酒,这一套流程下来,闹腾到半夜三更都是正常的。

想罢,周天熠叹了口气,还是解释了几句:“封赏未必会有,皇兄试探我可能是真,况且……我们不是已跟人有约在先了么?”

三国久战成疲,国库都不富余,他是主帅更是皇族,前些天皇兄的来信有意提及了国库的情况,目的昭然。所以……他若出席今日述职,就不得不假作大义凛然地对封赏做一番推辞,之后的封赏只会减少不会增多,这如何对得住这些年浴血奋战的将士们啊?

四方再穷也是三国中最为富庶的,可还不到发了封赏就会饿死哪方百姓的地步,顶多削减一点不必要的开支罢了。既如此,那不如让岳义常这个将门之后堂堂正正去受这赏赐。

况且,对于这次离开边境大营回京的他来说,比起接受皇兄真假难辨的封赏,与“禾氏”当家会面买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更加重要。

“禾氏”的当家行踪诡秘,很难约见,这回却在一天之内就得到了三月初一午后会面的准信,他既有心与人合作,自是得守时守信,不落口实。

“我刚才说的话你听进去了吗?”见广寒毫无反应,周天熠加重了语气问了一遍。

“是、是,有约在先。”广寒不加思索就回答了最后听到的那句话,却不见主子的神色有所缓和,马上又反应了过来改口道:“不不不,调查那位姑娘,可是主子,要调查到什么程度?”

他跟随周天熠出生入死,什么危险人物都冒死查探过,可这次却是个看不出背景的盘账女,这可从何查起?

“事迹背景详细一些就行。”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喝茶的动作顿了顿,他又补充道:“无关紧要的事就不用去一一查证了。”这广寒什么都好,就是脑筋死了点,回了京周之后好像更不灵光了,他这么一嘱咐,这小子应该不至于把莫名其妙的东西都送到他面前了吧。

想罢,他的目光再次移向窗外,关注盘账的结果。

账簿小山已经完全从秦颂的右手方转移到了左手方,看样子是接近收尾了。

“……六十斤。”

“共计……”

“小姐,共计八千五百二十三斤。”

秦颂点了点头,转而又朝杨掌柜的方向看去,见他仍不为所动,她轻轻一笑,故意问道:“杨掌柜,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被点名的杨掌柜如梦初醒,没想到仅是一个时辰出头,这秦家小姐真把一年多的账目重新核对了一遍,而且分毫不差。他上前作揖,恭敬说道:“小姐,您核算的总斤两和价格与我上报的是一样的,我没有异议。”

“嗯,‘杨氏’是我家在京周收购的第一家米粮行,有一个疑问,我一直想请教杨掌柜。”

“小人不敢,小姐请讲。”

“前年南方收成差,你收米粮的价格高,我可以理解。而据我所知,去年南方大丰收,为何你的收购价……和前年一样?”

“小姐,南方黎家叶家竞价收粮,直直把粮价给抬了起来啊!”杨掌柜似是道出粮价真相,声音里充满了委屈。

“是吗?”秦颂向月落递了个眼神,月落会意,从袖中抽出一封信放到了杨掌柜的手里,“杨掌柜,前段时间家兄恰好路过南方,与黎家、叶家有了些交情,也就稍稍打听了这几年的粮价。黎家叶家向来交好,从来都是合作收粮。而你账目上的收购价格比黎、叶两家高了近六成,你……”

米粮详细的收购价只有与黎、叶两家有深交的人才能打探出来,捧着轻如鹅毛的信,杨掌柜感觉有千金重,已经不用打开了,封口处黎、叶两家家徽的火漆便可知晓这其中内容的真伪。

去年三月,米粮行被南方入京的大米商打压,经营困难,而当时恰好抓住了秦家这根救命稻草。当得知接手米粮行的东家是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后,他、他就动起了其他心思。

“小、小姐,小人错了,小人错了。”

“说,这八千五百二十三斤粮的差价银两都去哪里了?”秦颂清冷的声音此时寒得彻骨,秦家生财,取之有道,而杨掌柜在她眼皮底子下做假账她却到现在才察觉,难怪父亲和大哥都对她不放心。

杨掌柜被吓得脸色煞白,支支吾吾起来。那差价,靠那差价多换的银子,早被自己那不孝子赌、嫖花完了啊!这下可如何是好?

“罢了,送去京兆尹吧,月落,你盯着点。”账目问题已经了然,秦颂不想在米粮行再多费时间了,回头给米粮行换个实在点的掌柜就行。

与另外几家铺子的掌柜约见的时间快到了,之后还要赶去京郊黑市与昭王谈买卖,她闭眼揉了揉太阳穴缓口气,睁眼起身后便又是精神抖擞,抬脚向斜对角的望月楼走去。

从秦颂向这边走来开始,周天熠眼角的余光就没有离开过她,上楼,她与他擦身而过,径直朝二楼最吵的雅间步去了。

“小姐,您来了。”见秦颂到了门口,六位在京周业界有头有脸的掌柜马上停止争吵,皆起身做礼相迎,随后,二楼最大的包间里又热闹了起来,六位掌柜争论的声音一个比一个高,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主子,那些都是京周有名的首饰铺的掌柜。”这些人广寒知道,他虽然还没找到中意的女子送这些玩意,但是他身边的兄弟有啊,这闲来喝酒吃肉聊着聊着就聊到了这些京周女子的青睐物上了。

瞥了眼广寒,周天熠点了点头没有表示什么。方才那几位掌柜的声音和神态,分明是真的对这位姑娘心悦诚服,而之前和关门之后的一声声争吵,也足可见这几人平时的关系并不融洽。

至于其他,阅人无数的周天熠看得明白,这几位掌柜怕都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甚至门前送利,背后还会打个幌子翻倍偷回来,总而言之,不好对付。这姑娘到底做了什么,能把这些大老爷们收得服服帖帖的。

下意识地拿起茶杯喝茶,发现茶水已经见底,他无奈一笑,又望了眼二楼的雅间,起身唤了声广寒,“走吧,去城郊。”

比起接受大胜的荣光,此行回到京周,他更想弄明白父皇真正的死因以及两年前的京周究竟发生了什么。夺位这种事,成王败寇,身为天家人自然无话可说,可是少时极尽爱护他的哥哥们为了权力……是否真的不堪到了那种地步……

当时他不在国都,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通过他人的口目传来,因而至今,他仍然对此心存疑惑和……侥幸。

想要调查这件事,通过朝中力量容易打草惊蛇,于是,他就想借黑市情报商之手了解始末,这样即使之后被皇帝那边的人发现了,一时半会也查不到自己头上。

-

四方、五更、九绕久战成疲,累民不可计。德帝二年,昭王熠出奇兵制胜,退敌百万,四方大势再无可挡。德帝三年,三国止戈,停战议和。

——《百世书•四方年表》

-

德帝三年春,四方大胜,昭王熠回朝述职。

——《百世书•周天熠纪》

-

秦颂当街问账,不多时,条目明晰,业者叹服。

——《百世书•奇女子传奇》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九霄与君谋》为作者逝水临渊 原创小说作品,由磨铁中文网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九霄与君谋》为网站作者逝水临渊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九霄与君谋》是一篇精彩的古代言情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