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仙侠 > 命之途
连载中

《命之途》

命之途小说

作品授权:阅友科技

分享

  • 授权: 阅友科技
  • 分类:仙侠
  • 字数:1526万
  • 更新时间:2020-07-10

"顺应天命者,悲;逆应天命者,死!如之可奈何?祈求天地庇佑?殊不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身世坎坷,且看他如何面对人生!经历大变,且看他如何渐渐蜕变!命运降临,且看他如何对抗命运!持戟弯弓,且看他如何挽破苍穹!毁天、灭地、戮神、屠魔、诛...

举报本书

查看全部章节

《命之途》正文内容

第一章:以后你就叫凌天了

楔子

仙音袅袅,雾海蒙蒙,灵气氤氲,岂是凡间可闻?因为这正是仙界!

然而,这般绝美仙境却被一阵呼啸声打破。

极目望去,只见一对俊俏的男女御空而来,其势快若流星。

那个女子约双十年华,一袭玄色衣裙因极快的速度而猎猎作响,玲珑有致的曲线也因此被勾勒而出。那女子明眸皓齿,高速飞行下面色微微潮红,略带病色,不过这不但不影响她的绝美,反而使她更楚楚动人。

只是她眼中时而闪现的煞气显得格外的诡异,略显得妖媚。而且她全身散发着淡淡的魔煞之气,魔煞之气虽然极淡,却显得格外纯正,好似是被刻意的压制着,若隐若现。

那女子怀中抱着一个男婴,尚在襁褓之中。婴儿稚嫩可爱,皮肤白皙嫩滑,襁褓上散发着蒙蒙光彩,一缕神圣宏博气息和一种类似女子的魔煞气息相互缠绕,这两种迥异的气息却能共存,令人咋舌不已。

那女子一边御空飞行一边回眸,后面隐隐有点点身影,看着这些身影逼近,她眼中的煞气更浓。只有望向身边的男子时才显出浓浓的温柔之色。

再看他旁边的男子,那男子俊朗出尘,剑眉星目,身姿挺拔,一袭白色长袍飘荡,整个人浑然一体,丰神如玉。

与女子不同的是他浑身散发着如那孩子般神圣宏博的气息,这更使得他一身洒脱之意尽显。

他虽和那女子一样在急速飞行,却显得从容不迫,淡然若水。

“昊哥,今天我们还能逃出去么?”那个女子眼眸眨动,满脸的担忧之色。

“呵呵,月妹,担心什么,大不了跟他们大干一场。虽然我们因为生下天儿而使得功力大损,但我们毕竟已经成神,境界犹在,岂是这些仙人所能比的。”男子边说边看向女子怀中的婴儿,满脸的豪气干云。

“虽说我们已经成神,但也只是刚刚踏入这个境界,如今更是因为诞下天儿而使实力折损,我怕……”那女子低头看了看怀中的婴儿,满脸的忧虑渐渐变为慈爱之色,欲言又止。

“有我在,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母子的。”男子浅浅一笑,一如既往的淡然,却让人有种不容置疑和值得信赖的从容。

听了男子的话,女子心神稍定,只见她眼中厉芒一闪,道:“嗯,我也不是吃素的,想我当年在魔界“煞魔女”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惹急了我,哼,今天我就血洗仙界,我可好久没动手了,手痒得很呢!”

“你呀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呢,都已经是做母亲的人了,还那么嗜杀,教坏孩子可不好哟,哈哈……”男子揶揄道,身子却突然停了下来。

极快的速度下突然停住,男子的修为由此可见一斑。

“昊哥,你……”

那女子撅了撅嘴,女儿娇羞之态一览无遗,欲说还休,却也是迅速停下身形,看向四周。

语音未落,只见这对夫妇前方忽然众多人影电闪而至,然后四散而开将他们重重围住。但都保持一定的距离,没一人向前移动,只是远远围着,显然是惧怕这对夫妇,抑或在等什么人。

他们后方、左右两个方向远远地道道人影急速飞行,显然也是冲着这对夫妇而来的。

“后面,左面,右面也有人,看来这次他们为了抓我们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哼。”男子眉头微微皱着,语气中略带寒意。

话音未落,其它各方向的人已到,在原来的包围圈外又重重的围了几圈。

“昊仙尊,只要你留下魔女墨月,就可以安然离开,以后你依然是仙界的仙尊,不知你意下如何?”一名年约四十的中年仙人越众而出,对着那男子一揖,语气些许敬畏些许鄙夷,显得矛盾之极。

“哈哈,无名小卒,也敢口出狂言,你把我袁昊当成了什么人?”那男子怒极反笑。

说着,他长袍轻拂,一道磅礴的能量匹练冲着那仙人而去。

“砰!”

“啊!”

那中年仙人惨叫一声,毫无招架之力,倒飞而去,继而化为齑粉,血雾浸满长空。

“袁昊兄,何必为此下人动怒,有失身份。”远远地,一道声音传来。

语音未落,又有八道人影显现,快若闪电,顷刻间已来到众人之上,飘然落下,在众仙人之内分八方之位将那对夫妇又围了一圈。

“参见各位天主大人。”

原本围着那夫妇的众人对着那八人恭敬的躬了躬身,齐声道。

“哈哈,看来我袁昊的面子真大啊,九天天主一下来了八位。中天天主怎么没来,莫非她念及我们兄妹之情,不愿与我为敌?”袁昊欣慰的一笑。

“中天天主已经被天尊大人封印,身为仙界九天天主之一,不思斩妖除魔,却与魔道中人称兄道妹,真是有辱仙界天主脸面,哼。”站在正北方的那位天主重重一甩长袍,冷哼一声,脸上满是鄙夷不屑。

“你说什么!小妹她怎么会被封印!”袁昊双目怒睁,锁定北方天主,气势徒然攀升。

“中天天主得知天尊要诛杀魔女后,妄图给你们报信,被天尊大人拦截,然后就如玄天天主所说了。”在东方站立的那位天主接过话。

袁昊望向东方天主,随后神色微微一黯,喃喃道:“唉,那傻丫头,何苦呢。你让大哥怎么报答你这份恩情啊?

听到这话,墨月微微向男子靠拢,安慰道:“妹子是中天钧天之主,掌管仙界秩序,即使是天尊那老头也不能把她怎么样。待得我们这件事了了后,应该就会被解封了,你就不要再担心了。”墨月微微一顿,向四周看了看,继续道:“如果我们这次能逃出去,我们找机会再好好谢谢她吧。”

闻言,袁昊脸色稍霁,喃喃道:“希望是这样吧,这份情就欠下了,以后我们再慢慢还吧。”

“闲话就到这吧,昊仙尊。怎么样,你们束手就擒吧?”这时,在西方的颢天天主突然道,语气中带着些许不耐烦。

“哈哈……”

只见袁昊仰天长笑,手指向颢天天主,语气豪迈不羁:“你也太小看我了,在我袁昊的世界里,只有战死,没有束手一词。”

墨月闻言,向前一步:“素闻九天天主有一套九天诛魔大阵,不知缺少了我那妹子,你们还有什么能拿出手的本事呢。”

“魔女,休得猖狂,吃我一记烈火焚天叉。”南天天主怒发冲冠。

语音未落,他体内祭出一柄赤红色的三尖叉。烈焰焚天叉甫一出现,四围的空气随之一凝,仿佛凭空被抽干了般。三尖叉上浓浓火焰之气萦绕,向着墨月狠狠击去。

看着这怒雷一击,墨月脸色不变,灵动的眼眸紫光隐现。她左手轻抱着婴孩,右手轻握,缓缓一拳,对着那飞来的烈火焚天神叉而去。

“砰!”

随着一声闷响,烈火焚天叉倒射而去,去势更胜来时。

南天天主看着倒射而来的烈焰焚天叉,脸色微凝,左脚前移,右脚微弓,右手前伸,抓向那焚天叉。

“啪!”

南天天主抓到了焚天叉,正要收手。不料焚天叉其势未衰,继续向后激飞。

“呀!”

南天天主大喝一声,左手也抓向神叉,体内仙元力急速运转。

“哗!”

南天天主滑出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在其身后的几位仙人顿时如被殃及的池鱼,被撞得七零八落。

南天天主凝视墨月,惊恐无比。

突然,南天天主感觉双手一痛,定睛看去,只见那双手上一缕缕精纯的魔煞气缭绕,颤抖不已,短时间内竟然有点不受控制,显然是被墨月的魔力侵蚀了。

墨月的轻轻一拳,竟如此恐怖,众仙人无不骇然。

“烈火焚天叉?还焚天呢,我看叉小鱼还行,笑死我了,哈哈……”墨月巧笑倩兮,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嘲讽。

“近神者,这怎么可能,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么?”南天天主喃喃道,神色中中满是震惊,对墨月的嘲笑都恍若未闻。

“紫曜魔瞳!”东天天主见多识广,看见墨月紫光隐隐的眼眸,惊呼道。

“唉,生下天儿,他吸取了我们的神魔力,使月妹的实力倒退的只有这种地步了么?”旁边袁昊呐呐道,估计这话让南天天主听到,他想死的心都会有了。

这时,北天天主上前一步,大喝:“还等什么,布阵。”

其余七天主齐齐上前一步,只见八人祭出八种武器。八天主手势各异,迅速打出各种手印。八种武器在天中按八方排位,八种迥异的能量相互交织。

顿时,天地为之色变。能量匹练使周围空间不停的颤抖,空气也似乎变得粘稠起来。

“不好,没想到只有八位天主也能组成阵势,月妹,快回来。”袁昊神色一变,对着墨月高声道。

“嗯,昊哥,怎么办,我们能受得了这种阵势,但是天儿呢。虽说他由于我们都已成神而继承了我们的些许能力,但毕竟还小,我怕……”墨月满脸的焦急之色,看着怀中婴儿,欲言又止。

袁昊看了看天上渐渐笼罩而下相互交融的八种能量,神色逐渐坚定,道:“月妹,现在只有用我们的本命丹器了,结成阴阳守护大阵。由于我已成神,你也成魔,力量是阴阳互补。本命丹器相互融合能形成一缕混沌之力,而天儿的也继承了我们……”

“嗯,好好,就这样,快点,晚了我怕天儿会有危险!”墨月打断了男子的话,迫不及待。

袁昊看了看墨月怀中的儿子,然后面向墨月,神色一黯,道:“只是这样,我们就会更加虚弱,怕只能自我封印了。”

“我们自我封印了,天儿怎么办。你不是说天尊名义上说是诛杀我,其实是想抓我们的孩子吗?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只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啊?”墨月神情甚是激动,还有浓浓的不解。

袁昊神情显出一丝愤恨,喃喃道:“天儿因为继承我们各自的体制而能阴阳互补,进而生成混沌之力。天尊老头一定是想到这点了,他是想得到混沌之力,唉。这真是成也混沌,败也混沌啊。”

“那我们怎么办,自我封印了就没法再保护天儿了,阴阳守护大阵没有我们催持是不能长久运行的。”墨月脸上忧虑更甚。

“看来只能把孩子送到下界去了,在下界,仙人是不能去的。”袁昊目光一凝,神色渐渐坚定起来,看见女子依依不舍的表情,又继续道:“只是这样孩子就要一个人了,以后怕是少不了要吃些苦。”

墨月不舍的神情更甚,哀求地看向袁昊。

袁昊心里猛然一恸,高声道:“我袁昊的儿子,这点苦算什么,经历千雕万琢,方能成器。”

“唉,只能这样了,等会我们合力,然后引导着八大天主阵法之力,打开一道下界空间通道,将天儿送下界去。”墨月仿佛下定了决心般,只是在看向怀中孩子的时候,慈爱之色愈甚。

袁昊他们在这里交流,虽然描写起来时间很长,但是他们是在用神念交流,外界时间也只是过去瞬间罢了。

袁昊狠狠一甩头,强迫自己不再去看那婴儿,大喝:“出!”

一根通体莹白的玉箫被祭出,玉箫撒发着盈盈白光,显得神圣非常,清脆悠扬的箫声响彻天地。

“出!”

见袁昊祭出玉箫,墨月也一声低喝。一件散发着浓郁乌光的古筝随之而出,那古筝通体如墨,撒发着浓浓的魔煞之气,铮铮的琴声不绝于耳。

然后两人迅速的打出众多手印,只见玉箫古筝相互旋转,白光墨光相互融合,将他们三人环抱于中。

这时,八天主也准备完毕,八道能量融合成一道,向着二人击来。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袁昊一声大喝,然后体内白色能量磅礴而出。仿若心有灵犀般,墨月体内也涌出墨色能量,与之相融,汇成一道,引导到八天主能量上。只见天地电闪雷鸣,能量匹练呼啸击向下去。

“撕!”

仿佛裂帛般,一条空间裂缝随之而出,却有随时都能愈合的趋势。

“月妹,放手吧。”看着旁边满眼泪光,紧紧怀抱儿子的妻子,袁昊心中的痛,撕心裂肺。

“孩子,妈妈不能照顾你了,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墨月缓缓放开紧抱的双手,泪珠滴撒在儿子脸庞,向四周飞溅而起,晶莹剔透,恰似一颗母爱的心被撕扯的稀碎。

那孩子脱离了墨月的手,却也不下坠。古琴和玉笛环绕着他,渐渐撤去了对墨月和袁昊的环绕。

“哇哇,哇哇……”

也许是知道要跟父母离别,那婴儿凄楚的哭声响彻天地,闻之让人心恸。

“孩子,以后你就要一个人了,坚强些,不哭,要开心啊。”这是一个伟大母亲最后的话,是送给儿子最后的礼物。

“嘻嘻……”

仿佛听懂了母亲的话,那哭声戛然而止,嬉笑声随之传向母亲,仿佛是在安慰母亲般。随后在古琴玉笛的环绕下远远而去,消失在空间裂缝之中。

裂缝随后迅速愈合,仿佛从来就没有被撕开过。

只是,那颗慈母的心,却怎么也不能像这天地裂缝般被缝合了……

正文

天目星五行域青云山上,一道绿色玄光划破长空,一位英姿勃发的男子环抱着一襁褓飘然落在一座高峰峰头,襁褓中有一个稚嫩的婴儿,婴儿眼角挂着两行清泪,但令人奇异的是,那婴儿居然在笑。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漠漠苍穹,眸子中充满了浓浓的思念之情--这就是我们的主角了。

这个男子就是凌云,在这个婴儿降落尘世间那日,凭一己之力,一曲《寂灭魂曲》力挫五行门各位门主(详细情况请看外传),从而获得了婴儿的拥有权。

良久,那婴儿才强迫自己不再看向苍穹,开始感受自己将要面临的一切,他嘻嘻笑着,只是笑声中充满了异样的情绪。然后,他闭上了眼睛,迎接接下来的命运:

青云山,处于天目修真星五行域东部,其方圆千余里,群山跌宕起伏,连绵不绝。山最高有九座主峰,一座座高耸入云,平日里但见白云环绕山腰,不识山顶真容。

青云山山林密布,飞瀑奇岩,珍禽异兽,应有尽有,景色幽险奇峻,在五行域颇为闻名。

而更有名的,却是在这山上的修真门派--青云宗。

青云宗在此数千年,平日斩妖除魔,施医赠药,口碑极佳。

青云宗分九脉,分驻在青云山九座主峰上,除了青云主峰总脉外,其他八座分别为青幽峰、青松峰、青冥峰、青篁峰、青蝶峰、青石峰、青剑峰、青泉峰。

这八座主峰分八方坐落,依次以玄铁索桥连接,环绕成一个无比巨大的圆环,将青云峰环绕其中,犹如众星拱月。青云主峰与其他八峰也是以铁索桥相连,其势浑然一体,大气磅礴。

青幽峰,在青云山东部,虽然是青云宗九脉中的一脉,却鲜有人际。

因为,这一脉现在只有一个人,唯一只有一个峰主没有门派弟子的一脉,而且凌云峰主也鲜为人知。

这一脉多年前也是人员鼎盛的,也不知以前发生过什么变故。后来这里就一个人也没有了,直到现任的峰主--凌云到来后才算是有点人气。

青幽峰就这样只有一个人的情况持续了好多年。

不过这天,青幽峰终于不再是一个人。凌云峰主带回了一个婴儿,一个据说是很神奇的婴儿。他好像刚出生不久,按理说小娃娃都会时不时的哭闹来着,他却从来不哭,常常嘻嘻哈哈地笑。也是因为这样,青幽峰山才多了几分生气。

青幽峰上有一座大殿,只是因为这座主峰荒废了好久而显得破败不堪。大殿周围也有些许亭台楼阁,只是同大殿的命运一样,都成了杂草灌木丛的绝佳“住处”。

青幽峰上的山道小径更不用说了,也许就压根就找不到小径了吧。甚至连通向其他主峰索桥都锈迹斑斑,青苔遍布。显然它现任的主人凌云也懒得打理吧,其实就他一个人也不可能打理好一座偌大的主峰的。

再说,修士平常都是御剑飞来飞去的,山道小径也就更显得可有可无了。

凌云只住了一个小院子,很小的一处地方。当然,这里并无什么杂草灌木丛。相反,这里相当的干净整洁。花草错落有致,灵鸟争鸣,一切都井井有条。

自从有了那男婴后,这里算是又多了一个人。

这天,凌云在庭院里正逗小家伙玩乐:

“小家伙,看小剑飞起来了呦。”凌云右手一挥,一柄巴掌长的小剑在空中飞来飞去,灵动之极。

“吱吱……”

狐媚不知什么什么跳到凌云的肩膀上,尾巴轻拂着小家伙,逗得那婴儿咯咯直笑。

凌云微微一顿,沉声道:“也是,这样小家伙小家伙的叫总不是办法,该给他取个名字了。”说到此处,他眼眸微亮,凝重非常:“不过要配得上他才行,取什么名字好呢?”

凌云收起了小剑,在院子里开始踱步,一圈又一圈,想来是“取名字”颇为费神。

“唉,我从来就没取过名字,以前也没觉得怎么难,现在却感觉无从下手。原来当父亲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嘿嘿。”凌云苦笑不已。

“嘻嘻……”

小家伙浑不在意凌云的烦恼,又嘻嘻哈哈起来,而且如玉般的小手抓弄着凌云随意飘散的长发,顽皮至极。

看到那孩子纯真的笑容,凌云灵光一闪,脱口而出:“笑,凌笑,啧啧,这个名字不错,正好配你爱笑的性格。取意傲笑天下,怎么样小家伙,这个名字你喜欢么。”

“嘟嘟……”

却不想,那孩子放佛听懂了凌云的话,小嘴高高的撅着,气嘟嘟的,一副嫌恶的模样。

显然,他不喜欢这个名字。

就连旁边的狐媚都不停地双爪抱头,扮昏迷像,估计是在揶揄凌云取得“好名字”。

凌云挠了挠头,讪讪笑道:“那个,那个其实没那么难听吧。”

狐媚大翻白眼,嗤之以鼻。

“要么,你取个名字,好歹你也是他母亲。”凌云将取名字这个“皮球”推给了狐媚。

狐媚转悠良久,急的八条尾巴摇动,却无半点头绪,也终于理解了凌云的难处。

“哈哈,你也知道难了吧。”凌云得意非凡,为自己的尴尬寻到了理由。

狐媚一阵气恼,一时却也无可奈何。

“该取什么名字呢?哎,真难,相比,我更愿意大战一场。”凌云犯难不已。

狐媚灵眸眨动,显然若有所思。

“吱吱……”

突然,狐媚欢乐的跳动起来,吱吱叫了两声。

“什么?让孩子自己取名字?”凌云一愣:“这怎么可能,他刚出生,会么?”

狐媚又吱吱叫了几声,显然不同意凌云的话。

“也是,这小家伙奇异无比,这么小居然能听懂我们的话。”凌云喃喃道,然后看着那婴儿,询问道:“小家伙,你行么?”

“哼哼。”仿佛在责怪凌云怀疑自己的本事,那婴儿小嘴撅得更高了。只见他稚嫩白皙的小手伸出,指向苍天,神色一正,然后点了点头。

“天,凌天?”凌云试探道。

“嘻嘻。”那孩子点了点头,喜笑颜开,好像很喜欢这个名字。

“凌天,天儿,凌天,嗯,不错,不错,比凌笑好听多了,嘿嘿。”凌云不停轻唤着那个名字,神情甚是满意。

“吱吱。”狐媚也欢快地叫了一声,似是同意这个名字。

“嗯,凌天,凌驾于苍天之上,修真本来就要逆天改命。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都不仁了,我们就不用对他尊敬。”凌云一凛,仰头望天,大有睥睨天地的气势。

“吱吱。”狐媚好像认同凌云这个对天地毫无尊敬的“大胆”论调。

“以后,你就叫凌天了。”凌云最后宣布。

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好吧,此天非彼天。袁昊夫妇跟凌云夫妇给这孩子取了同样的名字--天。

总之,我们以后就叫这个孩子为凌天了。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命之途》为作者莫若梦兮 原创小说作品,由阅友科技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命之途》为网站作者莫若梦兮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命之途》是一篇精彩的仙侠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