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玄幻 > 穿越之终结者
已完结

《穿越之终结者》

作者: 周无名未认证
穿越之终结者小说

作品授权: 书海小说网

分享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看不见的河流存在,它不受任何事物阻挡,不受任何环境约束,在它的词典里只有往前!往前!再往前!奔流不息,永无休止,我们把这条不后悔的河流称之为“时间” 长河。 一次次的穿越轮回,宇宙的多元,时空的奥秘。究竟是什么。过去、未来、...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穿越 时间 未来 轮回 时空

查看全部章节

《穿越之终结者》正文内容

第一章图书管理员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看不见的河流存在,它不受任何事物阻挡,不受任何环境约束,在它的词典里只有往前!再往前!奔流不息,永无休止。我们把这条不后悔的河流称之为‘时间’。

2009年8月20日星期四。

这是个很平凡的日子。对于周世易来说,一年365日也都跟这一天差不多,只不过他知道今天会有一个客人来光顾他的图书馆。

周是上海“第六图书馆”的管理员。他负责管理这里所有图书保存编排,清洁卫生的工作。虽然说现在的大部分图书馆都已经走向电子化,但对于上海唯一一家纸类图书馆却完全以古老方式存在着。

第六图书馆地理位置较偏僻,建筑也相当古老,据说是满清的庭院式布局。当年迁馆至此除了改造了内部整体几乎是保持了建筑物原貌。

周世易虽然管理着整个图书馆,但工作却显得异常轻松。在这浮躁的城市里,已经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去享受这种油墨味带来的宁静了。这也是城市中纸类图书馆锐减,以及网吧式图书馆桁生的原因。

周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但见过他或和他接触过的人很难相信这个面貌平凡,表情木纳的小老头才当壮年,这也许和他多年独居生活有着密切关系。在一次旅游车祸中齐失双亲,毫无社会经验的他要便当起痛苦和孤独,以至直到如今未曾娶妻。时间却恒古不变的一往直前,也许在他有生之年也只能默默沉熄在城市的年轮里了。

在朴实无华的外表里,有些人却拥有别人无法窥探的风华!而这一种风华在经过历史洗涤后更显卓越傲然,可是这一份卓越却稀少有人能够发掘注意到,甚至本人也一直忽略遗忘了它!

每一个星期的这一天对于周世易来说都是令他相当期盼的,早早的他便从图书馆隔壁宿舍换上一身浆洗的发白的灰色衣裳,里来到这个属于自己的领域,和他一起工作,是负责登记借还的那个大学出来实习的姑娘小余,她在九点钟才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过来上班。

小余并没注意到周世易的异样,也许是不屑一顾吧,这里的工作令她很郁闷,每天单调乏味的动作,对着那些发着霉味的书籍,还有…想着她瞟了一眼那躲在角落里,手里捧着一本书,目光却仿佛有些呆滞的古怪老头,想到天天便和这老家伙呆在一块简直在浪费自己有限的青春嘛,长长呼出一口气后心里更加烦躁了起来。

时间接近十点钟,奇怪的是今天偌大的图书馆居然冷冷清清,人烟稀少……不!不是稀少,是根本无人光顾。小余虽然感觉奇怪,但想到最近电子图书的风行,心里也就释然了,也乐得清静,在柜子里取出随身听,打算听一下新闻之类的报道,打开后,耳机里头却传来一阵嘈杂声,连转了几个频道仍然如此,她又打开CD开关,由于音量开关过大因而被那疯狂的摇滚吓了一大跳,证明了收录机并无损坏。折腾良久依旧接受不到外界的信号使得小余不满情绪高涨,啪!的一声把随声听往柜台一丢,嘴里咕哝着:“什么鬼地方,连个讯号都接收不了,怪不得一天也没个人影见到呢~”

一抬头却看到古怪老头正一步一步往窗边走去,眼睛里充满了疑惑和忧虑。

小余这才发现外面居然漆黑一片仿如黑夜,俩人不约而同往门口而去,抬头往天空仰望,发现天空呈现一片奇怪的紫黑色,道路边行人也如他们一般不知所措的眺望四周,汽车纷纷开启了灯光,小余正惊奇,身边那老头却喃喃自语:“会不会是日全蚀呢?”顿时心里恍然,在课本上读过日全蚀的情景,正和今天的情况一模一样:“原来日全蚀是这样的,呵呵,我以为要下大雨了呢!”

周世易眼睛此时却正盯着道路对面过来的俩个人,看着来人走近了,他嘴脚边竟流露出一丝笑意,那是穿米色连衣裙的年轻美丽妇女和一个样子十分伶俐可爱的小姑娘,象是一对母女,年轻的妈妈朝他点了点头,神态安祥平和。周世易也没说话,转身走回馆内,小余在后面紧跟进来,神神秘秘地说道:“喂,喂,又是她们呀,怎么每次你一见到她都好象很高兴呢?难道你对着个女人有企图……”周世易皱了皱眉,敏感的内心某个地方仿佛被触动了一下,和他实际年纪很不同的是他并不懂得与别人开类似与此的玩笑及揶揄。

随着年轻妇女和她的女儿进入后,便有别人陆续进来,逐渐地馆内开始热闹起来,大家对外面漆黑一片的状况都一无了解,到处在窃窃私语“好奇怪,怎么回事?我看今天报纸也没说什么啊?”“是啊,我起来的时候还以为天没亮呢,会不会有场大雨要来呢?”

“喂,你知道不知道啊,这是日全蚀啊?”

“蚀什么呀!吃屎倒差不多,都差不多维持这样四十多分钟了!还有啊,今天我早上起来看电视居然什么频道也接收不到,这还不奇怪,后来我开了卫星频道,居然也是一片雪花呀,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后来在家里呆的实在无聊,我才跑到这里借书看的!”

这个男子说话略为大声,身边好多人都听到了,纷纷插嘴“会不会出事呢?其实不单是电视啊,所有相关接受讯号的东西都失灵了,家里电脑也无法上网了。”

“呵呵,台湾对大陆进行攻击了吧!”

街上好多商店都关门了,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呢,现在最叫人难受的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不知道别的地方是不是一样?“周世易对这一些虽然也感到迷惑不解,但他现在的心思却不在这里,他只注意图书馆内的那个年轻的母亲,他的目光只随她移动,偶尔那女子转身,他的心就跳动几下,又连忙垂下了头,心理犹豫不决这时候却听一个幼嫩的童声在叫他“老伯,老伯,我还能再看你边魔术吗?”转脸看到是那个跟随妈妈过来的小女孩,他笑了笑,在口袋里摸索出了几块德芙巧可力塞在她手里说:“当然可以啦,小羽,你和妈妈说一声,我带你去老地方吧。”

小女孩咧着一排小白牙笑了一下,片刻领着妈妈过来,妈妈说:“孩子很淘气呢,天天惦记着你给她变的魔术”

周世易搓了搓手,说:“嗯,没关系,她喜欢你就带他来吧……对了,上次你要找的书我帮你挑好了,等下走的时候说一声,今天天这么黑就……就别出去,对小孩子不好,在家看看书会比较好。”

“呵呵,谢谢你了,其实我老公出门的时候也这么交代我的,今天好奇怪,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我们不了解的……”周世易心中又有了一阵慌乱,连忙拉起小姑娘的手往一边小院落走去,一边说“呆会我再拿书给你”

今天一口气和她说了这么多话,周世易心情竟然十分的开朗,额头那些多年不曾舒展的皱纹似乎也被愉快拉平了不少,也许很少人能够了解到自己对于这个女子的感情,他们甚至无法猜测到他在内心编织多深多厚的感情,对于他来说恋爱实在是太奢侈了,在二十多年以前,当自己刚从清华毕业分配在这里工作的那一天起,当他第一次看到这个女子的时候,他便开始编织着一种无法摆脱的理想爱情,是的,他爱她,可是他的爱埋藏的深度居然可以跨越这么长的时间,他对她依旧毫无所知,只知道她的名字叫作“白夏玫”

他看着她恋爱,看着她嫁人,看着她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可是他并没觉得遗憾,他在内心有一种绝对的自卑,一般人无法想象这样的一个人内心是如何存在自我的,他生性淡泊,对于感情有着一副纯朴至极的理解,他不企求自己能够得到什么,能够用一辈子的时间看着自己爱着的人开心的生活便是他最满足的生活了是的!这样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人在一般人的眼里已经是一个怪物了,也许在另一角度来看他的话,这是一种变态。不管如何,这就是他的生活。小羽却对眼前这个神奇的怪老头有着十分的兴趣,不是因为每次过来对方会给她各式各样的糖果,也不是对方每次看她的那种温和又慈祥的目光,她已经迫不及待了:“快啊,快边魔术啊,伯伯!”

“你要看什么样的魔术呢?”

“我要看石头搬家,我要看小鸟跳舞!!”

“呵呵,今天表演水精灵跳舞!小羽你把那里盛有水的杯子拿来”

“好啊!好啊!”小羽连忙过去把一个透明玻璃杯拿到手上,在一边小凳子上坐好片刻小羽惊奇的发现手里的杯子的水好象晃了一下,紧接着,水位便开始升高,慢慢的高出了杯沿,但却不会溢了开去,而是逐渐增高,片刻,一个杯状的透明液体完全脱离了杯子,悬在空中“哗!……”小羽双眼发着光,一眨不眨着望着惊奇的一幕,那透明杯状的液体开始变形,扭曲,然后拉长,又变短,成了个小人摸样,微微一颤后开始剧烈跳动了起来,不由自主地,小羽鼓起了掌来。

看到小羽这么欢喜,周世易知道自己一个星期的练习终于没有白费,他其实不知道自己刚才的举动是多么骇世惊俗,他把自己的这个能力称之为“能”就是能够的意思,他能够做到。

其实周世易的这种能力也不是于生俱来的,早在少年时期,当他父母双亡,受不了打击的他得过一常大病,连大夫都觉得医治无效的时候他却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只是从此以后常常无故的而来的偏头疼就一直伴随着他,只到后来的某一个黑夜,恶梦中惊醒的时候,他竟然发现眼前的空间多了好多撕裂开的缝隙,好象看到了一扇扭曲的镜面,当时他以为是幻觉,揉了揉眼睛,这才发觉眼前的景象并不是眼睛直接看到的,而是在脑内感觉到的。

被这个状况吓了一跳的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开灯,心思转动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脑内好象有一道非常明显的思绪穿过了那道缝隙,然后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床头台灯线……

这以后他就被自己的这个能力给吸引了,但是心灵的创伤并没有随这拥有了特殊能力而有丝毫缓解,反而令他更觉得自己如同怪物,他把自己深锁到了内心营造的孤独空间。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这种能力越来越强,最后他能够在缝隙里延伸出无数条思维,任意的包容外界的事物,直到如今,这种能力只是他和眼前这个小女孩分享着,在内心深处,他早已经吧这个叫小羽的女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他将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给于对方快乐,他要这个小女孩有一个梦幻般的童年!

天空依旧覆盖着浓厚黑紫色,在第六图书馆庭院的边上,并不明亮的路灯散发着幽白色光泽,路灯下,一个小女孩手中举着一个玻璃杯仰头站立,她身边的一个男子正闭着眼睛,双手微微摊开,在他头顶三尺的地方一个半透明流动着清辉的小人正不住颤动来回晃移,如果这时候有人在其他人在场的话一定感觉诡异之极。

这个时候的周世易正全神贯注地操纵着捆绑在他思绪中的那杯水,这一次他动用了数百条“能”(他称自己的思绪为能)才能包容这个流质的东西,他的那一种感觉不停的穿越着泛着白光的缝隙,化成一条带状的物质,托付着水的形体。

正当他兴高采烈的玩弄,突然间在这到缝隙内突然蔓延出一股阴森黑暗的寒意,这一股黑暗的思绪突然间便充斥了无数个同样的缝隙空间,快速的沿着他延伸出来的“能”反扑到他脑海内,也就是一刹那,好象有个不确定的声音发出一个惊奇的感叹,而那一种阴森的黑暗泛滥到了全身,强烈的刺激令周世易仿佛坠入了深渊内,他忍不住大叫了一声,顿时头顶上那个水做的小人失去了控制,化成一片雨水,哗的一下洒落下去。

小羽在边上被他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大跳,眼看伯伯脸色苍白,在灯光照耀下很是吓人,小嘴不由的一扁,哭了起来-恐惧有时候并不一定产生于对外界恐怖景象,反而是由于人们对于日常最习惯的事物发生了某种程度的变化,这种从不安演化而来的恐惧来自于我们的内心。为了摆脱这种恐惧,所以世界上就有了科学,让科学来给你合理的解释,于是我们不再终日惶惶不安,于是我们不再心存疑虑,于是我们开始尝试放松自己。但这个世界依旧还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存在,如果这一天的确就这么降临到我们头上,那么我们内心的恐惧还会再一次对着它发出不可抗拒的颤抖吗?

周世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站在天桥上放眼望着桥下穿梭的各类交通工具,再一次感觉到自己和人群的隔离,那些密封的罐头(汽车)中的人类和他有这不可逾越的界线,是两个世界的人吗?

天空的浆紫色越来越浓,和即将来临的黑夜混成一片,周世易仿佛逮捕到了身边匆匆经过人流心里的那种恐慌,其实他心里又何尝不是呢?

就是这种原因他才一直暗暗陪送着白夏玫及她的女儿小羽归家,虽然一路上他由自沉浸在当时在庭院施展奇特魔术时感应到的黑暗声音而产生的强烈惊骇中。

脑内的思绪很混乱,而且带着一种冰冷的滋味,时值八月,他竟感觉到一道道寒意在全身不停的冒了上来,令他极其不舒服,缩了缩肩膀,一路走下天桥,沿着街道而行,街道边商场大厦门口那些原本日夜播放广告节目的电视屏幕不再播放画面,偶有几部闪着雪白的杂纹,发着轻微的嘈声。

街道不再热闹,人群不再穿梭如织,这在上海市繁华路段极其少见。

一道带着夏日余温的风卷过,半张破碎的报纸贴到了周世易的脚边,他低头拾了起来,这是晚报,上面明显的斑面印着一行巨大黑体字“全市被黑暗笼罩,一切电波失效,有关专家分析,可能是带负电子的浓雾作怪”周世易点点头,他在图书馆这么多年,博览群书,对这种异常的天气目前也只能解释为这种情况。

一路上行来,沿街不无一些人摆案桌,设香火,对空祭拜的百姓,看着他们可笑科技发达的今天依旧有着那么多对神仙有着不可侵犯敬畏,面对不可解释的天象,他们带着崇敬的畏惧小心的祈求。

正出神,一阵饥饿袭过了腹部,他抬头四下打量,看到左边路口有一家7——11便利店,信步便走了进去。

店堂内聚集这几个人,边购物边议论着报纸上的新闻,言语中透露着一丝惊恐,一个胖子却打着哈讽刺伙伴的胆小,周世易在货架上取了几个面包,正想离开,突然两个卷着袖子带着圣诞节面具的高大男子闯了进来,口内喷着酒气,大声幺喝着:“各位,抢劫了!把钱全给我拿出来!”另一个转身把铁们拉了下来,从怀里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尖刀。

大家全吓蒙了,想不到治安一向极好的这个城市还会有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抢劫一家小便利店,只到被那把锋利的刀顶到脖子上才抖抖索索的掏空身上的钱放到柜台的一个革制皮包里,店员也乖乖的把钱全数拿出,其中一汉子狞笑道:“别奢望报警,这个城市所有报警线路都瘫痪了!哥们玩的是小票,别惹的我们见血,懂了吗?”

周世易在身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出几十元来,被一个汉子一脚踢开,压到一排货架,汉子瞪眼骂道:“老头,放老实点……”他眼睛和倒在地上的老头一交,突然接受到一种很别扭的感觉,心中居然忍不主大怒了起来,毫无理由的憎恨起这个老头,拿起尖刀就往周世易扑了过去。

他同伴一见不对,立刻死死抱住了他,压低声音喝止:“你干什么,犯不着干掉他呀,你疯了啊!”这两人不过是社会上混混的流子,恰逢今天出现了前所未闻的奇怪的现象,喝了一下午的酒借着酒兴突然萌发了借天赐良机来实施一直寻找的刺激抢劫,并无杀人之心,谁知道他们正好遇到今天的周世易,由于周被黑暗的那股寒意侵袭了他的思维一直有一种朦胧的杀机,刚才被对方一激,他突然感觉脑内的“能”在外面卷动一下,抚过跟前大汉的脑部突然就形成了一个思维,好象是对方胆怯的感觉。

而被周世易的“能”抚摸过后的大汉便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大的羞辱感,立刻使的他动了杀机。

周世易思维外沿后,再一次感觉到了一种黑暗,这一次他发觉这个黑暗就来自于天空,是他看到过的那一种暗紫色的,有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是感觉到,不是看到。

四面八方同时涌入了无数信息,他感觉到那黑暗好象有着一个生命,这个生命正在召唤着什么。

“毁灭!毁灭!毁灭!……”他突然感觉到了,那些杂乱无章的讯号,那些冰冷的感觉,这种死亡的气息正在不停的挥散着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宣告!

周世易很多年前的回忆被激荡的黑色风暴拖到跟前来,双亲临死前拉着他的手,眼泪中蕴涵着万般无奈与不舍,揪心的痛电流般涌过全身,他忍不住抬头狂呼:“不!!!不!!!!不要!!!!不要死亡!!!”

便利店内,所有人都被一股寒冷给冻的不由自主发颤,抱着同伴的歹徒不也松开了手,他们惊恐着望着眼前的一幕。

紫色的黑暗从铁门的缝隙,从窗口处,从通风口不停涌入,包围了那个一脸痛苦的怪老头。

突然天上黑暗的深处一道绝世的光闪了下来,美丽无匹却同时携带着死亡恐怖的讯息,轰!的一声,在地上劈开了深达百米的裂痕,车流顿时阻断,更多的被这巨大的深坑给吞噬了,如此变故令整个城市都为之惊骇不已,这是什么???

周世易全身被黑色包裹了,他只感觉到痛苦,这一种痛苦就如时间所有的悲哀全涌上他的心头,令他不住狂呼,幻像在脑内闪过,第一次被人欺辱,笑他是没爹娘的孩子,第一次被人玩耍,一个女孩故意约他到寝室后,把他反锁在那里一天一夜,第一次被人骗走所有的生活费,令他啃了一个月的速食面!

一会儿脑中有闪现白夏玫秀丽的面容,小羽天真烂漫的笑脸,突然两个人脸色变成纸般苍白,化身为躺在病床上的双亲。

依旧是含泪的目光,依旧再说“活下去!活下去!”于是他再一次大叫:“活下去!”

他感觉到眼前空间出现了更多的白色缝隙,那些缝隙不停的裂开,又不停的愈合,这时候灿烂的白色死亡之光夹杂着更是剧烈的轰鸣声,一下笼罩了这家街边便利店,最后一次,周世易“听到”一个声音在说:“毁灭!”

他头一下子仿佛炸开了一样,巨大的“能”穿透所有的障碍,在眼前空间撕开一个巨大的口子,他的身体跟随着千百道有形的思维,拉索飞渡般穿过白色洞口。

身体一下变粉碎成末片,周世易清楚的体会到这些化为细末分子的身体每一部分都在发生强烈的颤动着,然后被拉成一股细长的光,飞速穿梭于一个洁净到毫无杂色的白色通道里,说是迟,那是快,这也不过一瞬间的事情,世界突然就静止不动了,一切的一切保持了恒久。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穿越之终结者》为作者周无名 原创小说作品,由书海小说网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穿越之终结者》为网站作者周无名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穿越之终结者》是一篇精彩的玄幻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