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频: 玄幻 奇幻 仙侠 悬疑 军事 历史 灵异 | 女频: 现代言情 穿越架空 总裁豪门 青春校园 | 全部分类
当前位置:梧桐阅读> 现代言情 > 盛开的花朵
连载中

《盛开的花朵》

作者: 舸东渡未认证
盛开的花朵小说

作品授权: 梧桐中文网

分享

天生的残疾,不幸,抵挡不了对生活的渴望。 在道路上行走, 不畏艰难, 坚毅的目光, 已经看到了初生的太阳。

举报本书 本书标签: 生活 养成 渴望 花朵 残疾 坚毅

查看全部章节

《盛开的花朵》正文内容

第1章 寒冬腊月雪花飞舞,返乡途中偶遇芸芸

春节临近,外出务工的人员陆续返乡,这个时候的车站就显得尤为拥挤。这是个小小的客车站,一天只有几次车停靠,停靠的时间也是非常短暂,平日里冷冷清清,如今却像农村里逢会一样热闹。客车到站,下了许多人,也上了许多人,无论上或下,脸上都挂着喜悦,不论离开还是回来,都离家更近了一步。然而,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人会在意,就在车站门口右侧的大树下,放了一个棉被包裹,更没有知道包裹里放的是什么。

寒冬腊月天,干冷干冷的,不一会儿,就飘起了雪花,雪花飘,年来到,离春节更近了一步。等车的人纷纷向不大的候车厅里移动,躲避这寒冷的侵袭,道路两旁的树枝孤零零的。偶尔随风雪摆动,落下几支干枯的枝丫。

“啊,这有个孩子。”一位拎着蛇皮包裹的中年妇女在向车站口出去的时候不由失声喊了出来。“这么冷的天。这里怎么会有一个孩子,这是谁家的孩子呢。”中国人的本性之一就是爱看热闹,也就是哪里有点风吹草动,就要去看看。不一会儿,就引来了许多路人观看,风雪中的人来人往,都要挤进去看一下。在簌簌的雪花下,听到最多的就是人的脚步声和叹息声。

这个包裹里是一个尤为可爱的女孩子,因为出生时四肢有先天性瘫痪,这种病是治不好的,亲生父母把它放在这儿,是希望有人把她收养,毕竟是条生命,可想当初父母放她时是多么的伤心。这个女孩只有个把月大,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不知道已被父母抛弃,变成了一个举目无亲的人,大大的眼睛看着周围的人群,也望着簌簌的雪花,孩童的世界充满了雪花。雪更大了,道路上行驶的车辆放慢了速度,有的车上还装了防滑链。一位好心的老妈妈从家里拿来了一张破旧但很厚实的棉被,把小女孩抱起来,用棉被裹好,抱到了候车厅的一个角落里,老妈妈眼神很凝重,眼睛里滚动着泪水,摇着头叹着气,希望好心能有个好心人把你收养。

“嘀嘀嘀……”客车进站了,车还没停下来,已经在车门口聚集了好多人,按照老规矩,先下后上,人们都争着去挤为数不多的客车,因为客车可以带他们回到梦寐已久的家园。似乎冷落了墙角处的厚厚的棉包裹,下车的人也是匆匆一瞥,加快脚步向家园奔去。小女孩似乎有灵性,意识到自己被世界遗弃了,她看到很多的人从车上下来,但没有一个人愿意带她走,给她一个家,对于现在的生活,她只有悔恨,悔恨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个无情的世界。她等待着,等待着自己的灵魂离开肉体,飞向一个充满快乐的世界。有了这样的想法,死对她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啊,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车上的乘客陆续下来,又急匆匆的离开车站。眼看车要开走了,天也快黑了。这时从车上下来一个看似像是个中年人,头发蓬松充满灰尘,古铜色的脸,右眉毛处有个三厘米左右的疤,提着一个开了线的化肥袋子,一身褪了色的迷彩,屁股后面还有两个补丁,脚穿布鞋,没有穿袜子。下车后的中年人步履有力,踩得积雪咯吱作响,可以想到这是一个到城市务工的农民,离开家乡,离开母亲已经有一年了,虽说没挣多少钱,但自己回到了家乡,甭提有多高兴了,这种感觉,如果没有离开过家一段时间,是体会不到的。走过候车厅的时候,他看到一个棉被包裹的东西,他好奇的过去一看,这原来是个弃婴。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四目相互凝视的时刻,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旁边的老妈妈向他说明了事情的经过。他迟疑了片刻,思想不知做了怎样的斗争,不知出于什么心里,他抱起来小女孩子,看着她,另只手提起行李,很快消失在风雪中。

这位外出务工的农民叫做张永富,老家在豫东平原上一个恬静的小村庄上,今年近四十的张永富还没有结婚,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借了钱了外出做生意,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家里还有一个老母亲,七十多岁了,老母亲性格温厚,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自从父亲没了音讯,整个家就再也恢复不了以往的欢声笑语,父亲遇难,家里也是债台高垒,母亲扛下来了,地里的粮食除了交公粮基本上也所剩无几,还好,九十年代初,打工兴起,张永富加入了南下打工的生活,母亲的身体近年来不是太好,被生活摧残的满脸沧桑,体弱多病。经过母子俩的努力,欠的债也在前年全部还清。由于家里的贫困,亲戚间已经很久不在走动,母亲也不爱和村里的老太太们坐在一起闲聊。

天渐渐暗了,雪依旧在簌簌的下,风也在呼呼的刮,张永富的家离车站有五十多里地,村里没有通车,这么长的路程,只能凭借双腿的努力了。积雪越来越厚,整个大地被一层白白的棉被覆盖了,从远处看,真像一只麦猴子在面袋上爬行。张永富把棉被裹得更紧了,小女孩竟然在路上睡着了,一声也没有哭。张永富加快了步子,大气一呼一吸,犹如过去的蒸汽火车一般,雪粘满了头发,摇摇头,继续赶路,天很冷,大地也死一般沉寂,但张永富竟然感觉到大汗淋漓,直接松了破棉袄上的扣子,露出坚实的胸膛,经过了好几个村庄,村庄也闹腾了一天,在雪中进入梦乡。地上的雪,没有人迹,只有张永富的身后有一串脚印。还有三里路,隐约能看到自己的村庄了,张永富加快了步伐,尽管两支胳膊已经酸疼麻木快要失去知觉了,顾不上劳累和湿漉漉的鞋了。

快到村口的时候,张永富看到村口的大柳树下站着一个人,不用猜就是老母亲了,老母亲得知儿子近几天要回来,每天早早的起来吃过饭就来村口等着,每个进村的人老人都会看的很仔细,到很晚才回去,风雪中的老母亲身材很矮小,拄个拐棍,身体佝偻的很厉害,像竖起的水龙头一样。母子连心,母亲也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了,下了雪,又是夜里。看到一个黑影,母亲一下子就认出是儿子回来了,儿子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有几十米距离的时候,儿子按耐不住了,喊了一声“娘”,母亲也移动小脚,下雪天滑,母亲需要依靠拄个拐棍来保证安全,母亲进以最快的速度向儿子移动过去。母子两人在风雪中相遇,母亲深出颤抖的手去拎行李包,被儿子挡下了。

“娘,天这么冷,您怎么还在外面,走,赶紧回家,别冻生病了。”说完儿子就用拎行李的包的左手去搀扶母亲,右手抱着个破棉被,路上滑,这样他们走的会更安全些。母亲走的很慢,儿子陪她一块走。他们的家住在村子的西头,门前有颗大杨树,墙头东边有个水塘。很快他们就到家门口了。母亲慌忙去开门,说是门,其实就是用树枝木棍固定而成的,不挡风也不遮雨,透过大门,院内可一览无余。透过院子,地上厚厚的雪,三间破瓦房,东边有个鸡舍。西边是一个简易厨房,没有门,厨房里有个灶台,一个地锅,地锅的旁边放了些柴火和麦秸杆。打开堂屋门,一股暖暖的气氛笼罩着张永富。母亲没有进堂屋,直接去厨房温红薯去了。

到了家,除了高兴喜悦之外,心里还有个疙瘩,母亲还不知道儿子抱了一个小生命回来,张永富把小生命放在了里间母亲铺好被子的房间里。心里琢磨着怎么像母亲说这件事呢。正在犹豫间小女孩哭了,不知是饿了,尿了还是想妈妈了。母亲虽然眼神不好使,但听力还可以,母亲放下火棍,向堂屋走去,看见儿子正在抱着一个啼哭的婴儿,很是纳闷,以为儿子拿的是行李,没想到里面还裹着个孩子。

“这是谁家的娃,怎么在你的包裹里?”母亲拄着拐棍,站在张永富的年前,佝偻着背,伸着脖子看着这个孩子。

“路上捡的,看着她被爹娘扔掉了,可怜,就抱回来了”张永富看了一下,对母亲说。

母亲的眼神凝重,深吸一口气,用力呼出,看着这个苦命的娃摇了摇头,又看了看近四十的儿子,凹陷的眼睛里流出了泪水。四十岁的年龄不结婚,以后就真没机会了,家里条件不好,可以找一个有点残疾或是离过婚带着孩子的,如果再加上这个累赘,儿子注定要打光棍了。其实儿子也明白,母亲担心的问题,自己也考虑过,真么多年了,都是和母亲一个人一起过来的,若真要找个媳妇,带着孩子,是不是能过下去,还真不知道,到时候生活还不如现在呢。

“娘,我知道您担心我以后的婚事,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您的,还有这个小生命,以后咱们家就多了一个人吧!”儿子以央求的口吻向母亲说。

母亲看了看儿子央求的眼神,又看了一下哭泣孩子,孩子白胖,圆圆的小脸,红红的嘴唇,翘翘的小鼻子,浅浅的眉毛,母亲想起了自己的女儿若芸,也就是张永富的姐姐,张永富的姐姐比张永富大五岁,就在张永富十个月大时,姐姐得了怪病,吃不下东西,医治无效,一个月后就去世了,走的时候骨瘦如柴,让人不忍直视,母亲和父亲都很伤心,幸好还有个儿子,可母亲看到若芸的衣服,睹物思人,还是经常以泪洗面。现在看到这个小生命,还是有一些喜欢的。而且儿子又那么坚持,母亲心软了。

“嗯,好吧,既然孩子都抱回来了,想养就养吧,可今后这孩子要跟着咱们一块儿受苦了。”母亲叹息着说到。

孩子还是在哭,张永富没看过孩子,自然不知道如何处理,还是母亲有办法,一下就看出来了孩子是尿了,换了一个破旧的衣服作尿布,孩子停止了哭泣,母亲又吩咐儿子去村东头小卖部里去买一袋红糖,儿子照办了。

“这娃总得有个名字吧。”

“娘,那您给起一个呗。”

“叫若芸吧。”

“若芸,张若芸,这名字好听,听着顺,我在南方打工的时候听人有叫过芸芸的,而且那女孩长得可俊了,而且学历又高。”儿子高兴的对母亲说。

听到这番话,又勾起了母亲对女儿的怀念,沧桑的脸上老泪纵横。

“你先抱着她,我去给她,不,咱家的芸芸买点红糖茶。”

“娘,还是我去吧。”说罢,儿子就奔去村里的小卖部了。

芸芸停止了哭泣,也似乎感受到了人间的温暖,从孤苦伶仃,无依无靠到有个慈祥的奶奶和淳朴敦厚的父亲。他们家里没有奶瓶,也没有勺子,母亲用筷子蘸了水给芸芸喝,芸芸的小嘴也噙着筷子嗞嗞的吸了起来。

夜渐渐深了,张永富坐了一天一夜的车也累了,芸芸也吃饱了,母亲要求搂着小芸芸睡觉,张永富答应了,倒在西间的床上就睡着了。

一晚上,母亲翻来覆去睡不着,连叹了好几声长气,芸芸吃饱了,挺老实,呼吸均匀,甜甜的睡着。只说孩子有缺陷,缺陷在哪,他们还不知道。夜很长,也很静,半夜十分,雪停风休,明月朗照,仿佛白天一样。

第二天,天刚微微亮张永富就起来了。

“娘,我去给芸芸买奶粉去,顺便买点菜,面,和油。”说罢,张永富就拉起架子车出门了,架子车平常拉庄稼时用,张永富不在家时很少用,豫东平原的村庄不是很偏僻,离集市远的也就十多里地。张永富家就离集市约有八里地吧。今年过年比前几年好,打工的工资虽还少点,但大头还是要到了,也有了一点积蓄,准备给母亲和自己添一身衣物。可是,他忘了,今年家里添了一个花钱的女大王。

[展示更多↓]

立即阅读 >

我要评论
免费领桐币
评分:

(8分)

登录后,再发表评论(免费注册)

还可以输入500发表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就等你啦!

声  明:
1.《盛开的花朵》为作者舸东渡 原创小说作品,由梧桐中文网网授权梧桐阅读, 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删除。法务联系:fawu#wtzw.com(#改成@)。
2.《盛开的花朵》为网站作者舸东渡所著虚构作品,不涉及任何真实人物、 事件等,请勿将杜撰作品与现实挂钩,作品中的观点和立场与梧桐阅读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书友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
3.《盛开的花朵》是一篇精彩的现代言情类作品,希望广大书友支持正版,支持作者。
推荐阅读:

(女)贵女谋嫁 (女)狂妃当道:摄政王的新宠 (女)天才萌宝,妈咪要逃婚 (女)闪婚总裁契约妻 (女)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 (女)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女)婚婚欲睡:顾少,轻一点 (男)最强战兵 (男)卿本佳人 (男)最强神医混都市 (男)逍遥兵王 (男)捡个校花做老婆 (男)我的极品小姨 (男)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二维码 扫码快速下载梧桐阅读

直接下载到电脑

下载安装包到电脑

用手机浏览器访问yuedu.wtzw.com下载

扫码关注
领惊喜!
梧桐阅读官方微信 朴实无华但戏多
自认网文界公众号赠币量遥遥领先
每日限免优质好书绝不手软
更多福利随时随地砸到破产